癌症 vs. 心理疾病,你會怎麼選?

作者謝采倪

2020.08.31

349

0

她是水仙,一位國小老師,也是一位媽媽。她出門總是帶著童軍繩,觀察著四周的環境;在家也總是戴著毛帽,不輕易地露出頭頂的光亮。什麼?你腦海裡出現的是帥氣硬派的童軍老師嗎? 不,她只是個被憂鬱症突襲後,又跟乳癌單挑,再被重鬱症跟恐慌症圍毆的—仙女懶媽! :『喂!泥們這些疾病,有這樣車輪戰的嗎?!』

   

心痛比身痛更痛

說到乳癌,水仙非常淡定:「我是一個很ㄍㄧㄣ的人,連我的小孩都沒看過我光頭的樣子,因為在家都會戴著假髮或帽子。」
   
似乎乳癌對她來說,就是個「沒什麼大不了,治療完就沒事了」的疾病。比起身體的病痛,她更不想讓摯愛的家人朋友擔心難過。
   
就在她快要打完「乳癌」這個魔王時,上天又幫她開了一個新的副本—《重鬱症+恐慌症》。
   
『嗯,我想大概就像小時候快把碗洗完時,媽媽又放了一堆碗盤進水槽的那種煩躁』
『再乘上10000倍吧。』   

憂鬱的警報大作

「因為之前有過憂鬱症的經驗,所以我對憂鬱的狀況特別敏銳。」儘管水仙具備敏銳的病識感,也很快地就去接受身心科的治療,但是重鬱症跟恐慌症的症狀開始嚴重地影響她的生活。
   
『我想問(舉手),雖然 我們都有病 都叫大家不要跟憂鬱病友說看開一點,但到底為什麼啊?因為你們其實沒有「看不開」嗎?』
   
水仙說:「因為不管想不想看開,當憂鬱症跟恐慌症發作,一切都是無法控制的。」(白眼
   
在家時,會沒有理由的變得很煩躁,經常會在客廳來回踱步,甚至一點都不想出門。

「我嘗試過出門,走到公園看到一群阿姨在跳土風舞。我就跟他們一起跳了一個上午,
結果我發現我根本沒有因此而更快樂。」,水仙補充道。
   
外出時,會隨身攜帶童軍繩,思考著:「要在哪裡上吊,比較不會影響別人?」
   
『為什麼不...』
「不在家裡自殺嗎?因為我怕影響到房價跟鄰居對家人的看法。」(謝謝你幫我回答了這尷尬的問題...)
   
『那恐慌症跟憂鬱症有什麼差別啊?』
「恐慌症發作,就像你走路走到一半,突然掉進一個很深很深的水池。一直掙扎想離開,卻都抓不到岸邊。當氣力放盡的時候,就會想說,那乾脆就沈下去結束生命吧」   

避風港名單

『嗯...那除了結束生命,妳後來都怎麼平復下來的?』
「一定要吃藥,真的很有幫助,大概30分鐘情緒就會平復了。」
   
除了吃藥,水仙有一份清單。當情緒上來的時候,可以有幾個人是隨時都能打電話去大哭發洩的,像是她的姊姊、弟弟、個管師、表妹、一個30多歲的病友。但她說,其實最大的力量,是來自於她的婆婆。
   
因為住的近,所以婆婆偶而會帶雞湯去探望她。「當我在哭的時候,婆婆會故意把洗菜的水開很大很大。其實她也在哭,但是會等我哭完再來安慰我。」水仙哽咽著感謝婆婆—無聲的陪伴與傾聽。
   
『那你怎麼不是跟父母尋求幫助呢?』
「因為我不想讓他們擔心。」 

即便是救命索,每個人都還是有自己舒適、信任的長度。長一點的,可能不夠信賴、無法敞開心胸;短一點的,可能怕他們擔心、成為他們的負擔。慢慢摸索,圈出自己最舒適的避風塘。

選癌症還是憂鬱症

那在經歷過了癌症跟這些心理疾病之後。如果讓妳選擇可以只面對一種,妳會選擇面對哪一個?
   
「嗯...當然是癌症。罹癌不可怕,憂鬱症比罹癌恐怖一百倍!而且現在大家比較能理解癌症,知道癌症是怎麼一回事。但是憂鬱症,大家還是很容易誤解。並且憂鬱症的病情,也比較難掌控。」
   
「我也沒想過自己會這麼勇敢,可以撐過這一切!」


   
預後的水仙,現在更懂得肯定自己,也比較及時行樂、享受人生。因為不知道自己可以再活多久,所以她開了一個粉專紀錄生活,也曬曬帥兒子。有別一般的罹病勵志粉專,她沒有公開病情,希望帶給粉絲純粹無壓力的歡樂!
   
無論哪個疾病,很高興她都挺過來了!在慶幸她有著一群愛她的朋友,跟她堅強的求生欲之餘,
也不禁擔憂著,這個社會還有著多少孤寂的靈魂在苦苦等候那根救命的稻草。希望這篇文章,可以讓大家更了解心理疾患。

當社會都不再陌生,也不再恐懼心理疾病之時,就讓我們一起來當他們的避風港!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相關標籤 :

文字:劉桓睿
核稿編輯:潘怡伶

文章 6

訂閱 1

特別推薦

更多文章

得乳癌怎麼辦?教你快速進入戰鬥模式

醫師:妳今天自己來看報告嗎? Mina:.........。 心理OS:天啊真的嗎什麼是乳癌?為什麼會得乳癌?醫師是不是拿錯檢體我是不是要請假難道我會光頭@#$%^^&(已失控) 一確診心裡超慌張失控是正常的,畢竟誰會在家裡練習得到癌症(攤手,而且癌症那麼多要練習哪一種) 這篇獻給剛確診的妳,不要害怕,我們一起加油吧!(手拉手) 第一步:冷靜接受 我常常告訴自己,如果註定我一定要得一個癌症,那麼乳癌還算是個好選擇。 (1)因為乳房是身體外的器官乃身外之物,就算切除了至少不是重要器官沒立即影響生命的危險 (2)得乳癌的人很多超級多,因此每年都有好多全世界新的藥物新的治療,所以跟其他疾病比起來不用怕沒藥醫。 這時候告訴自己:呼~好險是乳癌 第二步:立刻聯絡保險業務員,確認保單內容。 如果沒有保險確定一下能挪用的存款大概多少? 因為癌症治療金額有大有小,尤其涉及到標靶治療, 並不是期數少就便宜,以現在的健保制度反而更貴, 跟業務員確定: (1)病房可以住多少錢的(因為醫院要安排會問)? (2)實支實付的上限是多少? (3)有沒有其他保險或整筆的重大疾病險? 醫藥費會影響治療方式所以要先知道。 第三步:了解自己的情況,申請病理報告,決定乳房手術與治療的醫院及醫師 別錯過黃金治療期要速速決定。因為已經確診所以表示有做過切片甚至手術, 我申請好幾份病理報告給不同的醫師看過(也要給保險公司), 聽聽其他醫師的想法。 這時候要確定: (1)乳癌分期(分期/種類) (2)標靶/化療/放療(藥物名稱,治療方式與頻率) (3)手術方式:局切/全切/是否重建/重建方式 (4)重要:如果保險條件是要住院才能給付藥費,那要確定醫院能不能讓你住院,有的醫院病房很滿不一定可以安排。 找一個能雙向溝通的醫師非常重要, 有時候就是一種醫師緣,既然決定了就信任妳的醫師。 備註:最好找交通方便的不然治療到後面很累。 第四步:同時決定其他科別的專業資源當妳的後盾(帶完整病歷報告) 乳癌治療是全身性的,(也有聽過乳癌像慢性疾病這樣) 所以很多事情在正式治療之前就要安排好,通常乳外也不會主動提醒因為人太多總是匆忙。 (1)婦產科醫師:如果有生育計劃非常重要,如果要凍卵或凍胚治療前就要完成,之後如果有荷爾蒙治療也要隨時給醫師檢查。 (2)物理治療師:從手術前到手術後能幫忙的地方太多一定要找。 (3)牙醫師:化療時抵抗力下降,要先檢查牙齒補牙拔牙。 第五步:換一張健保卡(加上美美的照片) 全部的治療開始之前,因為我確定以後要常常進出醫院了,所以我趕快把用超久的健保卡拿去健保局換一張。 (1)怕晶片老舊讀不出來 (2)照片真的太醜好像是國中拍的趕快趁機換一張新的 要帶的資料 第六步:吸收相關資訊 可以在各基金會獲得相關資源,像是乳癌防治基金會、癌症希望基金會、醫院的癌症中心等等,很多相關單位都可以獲得相關資源與協助。 第七步:加入乳癌相關的FB社團或是加入病友團體 備註:但是還是要小心謹慎,確定社團內容是否正確; 像會鼓吹妳不要治療或拼命叫你買東西的團體一定是不對的。 此篇獻給剛確診乳癌的妳,不要害怕, 我們一起加油吧!(手拉手)

#乳癌9 months ago

找回愛笑的自己

善的循環 凱西從小開始,就有「助人為樂」的精神。在年滿18歲後,她便持續捐血超過十年,沒有間斷。而且還推坑後來的男友,也就是現在的老公,一起加入定期捐血的行列。(根本就是名為捐血的約會吧!) 穿不到的衣服、內衣、鞋子,她也總能找到相對應的機構進行捐贈,幫助更多需要的人。 凱西說,前一陣子,她才一口氣剪掉留好久的長髮,大概三十公分,捐給癌症相關的基金會。 但想不到沒多久後......她自己就確診乳癌了。 她說她比許多癌友更幸運,她是乳癌一期。而且因為有定期健檢,所以發現得很早——醫生評估後說她不需要化療,僅需手術、放療和搭配賀爾蒙療法即可。 找回愛笑的自己 另一件幸運的事情是,養病的期間,她也沒有像許多病友一樣陷入低潮,她反而快樂得不得了。 原本她的生活,每週一到五、每天至少要工作12個小時、假日也經常要往返工地監工加班——生活簡直就像7-11便利商店一樣,要十項全能,還要全年無休,幾乎沒有屬於自己的時間。 『 當時,工作的壓力加上忙碌的生活,周遭的人常常都覺得我繃著臉,看起來很不快樂,雖然我自己本人沒有自覺。』 『 但我好像也漸漸忘記自己,原來曾經是一位那麼愛笑的人。 』 為自己而活 開始養病後,凱西反而多了很多屬於自己的時間可以運用。 因為感受過生命的無常,她決定為自己列一份願望清單。清單上寫的,都是以前想做,卻一直還沒做的事情。她開始學習活在當下——『想做的事,不必再等待,現在就去做。』 『我從理賠金中,捐了一小筆錢給培育導盲犬的機構,其實我是非常怕狗的。』 『我去了從國中以來,就一直很想去的埃及。』 『而且,我還考到了重機駕照!』 (聽到這邊,我忍不住脫稿驚呼:天啊,騎重機!!!妳也太帥了吧!) 成為快樂的斜槓病友 她說在身體穩定後,她有回去原本留職停薪的單位上班,同事也很體貼她,替她分擔許多工作。但辦公室的工作型態,在體驗過養病期間的自由奔放後,她每天都過得很有壓力、很不快樂—沒過多久,她就鼓起勇氣,提了辭呈。 現在的她,是一位遠端自由工作者,接了便當和醬油的行銷工作。 薪資當然還暫時無法像以往全職工作那樣穩定,但她卻多了很多自己的時間,可以做非常多自己想做的事情。 例如養成每天運動的習慣、經常參加讀書會認識許多有趣的新朋友等等。她的下一個願望清單,如果接下來的治療計畫允許的話,她還希望能挑戰騎腳踏車環島一圈。 她說自己啊,現在正過著前所未有,快樂的日子。 雖然,我只透過通訊軟體訪問凱西,但我聽著她的語氣、她的笑聲——我彷彿可以想像凱西在電話的那一頭,一邊微笑,眼睛瞇成一條線的樣子。

#乳癌#重機a year ago

為創作而生的靈魂。

畫筆下愛說歷史政治的少女 「我個人喜歡說教、分享自己的想法。」訪談之初尹湘直白地說道。 尹湘在小學迷上了大陸劇後宮甄嬛傳後,開始瘋狂翻閱清朝歷史,再慢慢延伸到中國近代史,為此她甚至加入了政治性 FB 社團,與網友一同批鬥、探討歷史政治事件。 也因此,從小就喜歡畫畫的尹湘,筆下創作常與歷史事件見解、歷史人物有關。 尹湘的夢想是成為職業漫畫家,她在國中畢業後順利地考上了花蓮女中美術班。 然而,似錦的前程卻因重度憂鬱症來臨,產生了變化。 在學校燒炭自殺後 憂鬱症病發是在尹湘高二那年。 尹湘自小由大姑姑扶養長大,高中前,從未與生父母聯繫。 高一時,因為素未謀面的生母突然硬生生地闖入了她的生活,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焦慮、恐懼與悲憤。 尹湘選擇切斷了一切聯繫,並埋藏自己紊亂的思緒。然而事隔一年,那些藏在心底、無形的負面情緒逐漸浮出水面。 「那時候是2018年,壓力大到在學校燒炭自殺。」 自殺未遂而被醫院轉介到精神科,尹湘開始了解並面對自己的病症 — 重度憂鬱症,是必須治療的。 尹湘照著醫生指示吃藥,期待病情的改善。 然而去年11月,在一次的病發緊急送醫,讓尹湘病歷表上又添了另一個精神疾病 — 思覺失調症。 尹湘描述起自己的症狀,整個人的器官像是擬人化般各個分離,有些器官會尖叫、有些器官如大腦會被別人偷走,讓她痛苦不堪。 談到尹湘最終如何接受思覺失調症,她淡淡地說道:「慢慢調適自己的心態,坦然接受生病的事實。」 親人也是第一次學習擁抱精神疾病 「最早任何憂鬱症開始時,與家人衝突還滿大的。」 在病發之初,尹湘雖然都有乖乖吃藥與回診,但因一次的意外病發跳樓, 讓對憂鬱症本感陌生的家人驚慌失措,誤以為吃藥反而加重了病情,因此刻意不讓尹湘就醫與吃藥。 經歷一年的拉扯,家人發現尹湘病情仍不斷復發,才漸漸正視了精神疾病需要治療的事實。 生病的時候,家人也和自己一樣,是第一次面對,也會恐慌、也會不相信,也需要時間慢慢去適應、去擁抱。 「儘管家人現在會說,只要我過得好、照顧好自己,覺得不舒服跟他們講, 要去醫院的時候跟他們講,這樣就好了,不要感到自責,但有時候還是會不好意思。」 但尹湘也表示唯有家人包容、陪伴才能使自己越來越好。 總會找到活下去的理由 憂鬱症曾讓尹湘的自信心支離破碎,但她沒有放棄找回自信。 在今年,尹湘創辦了自己的 Instagram,每天以圖文的方式,分享圖文連載, 如「人人都有精神病」、「憂鬱之窗」,傳達內心想說的話,也意外透過與粉絲們、其他病友的互動漸漸找回遺失的自信。 「我每天規定自己要更新,我要把這個當成一個習慣。每天都想要畫什麼,就會變成活下去的動力與目標」 談論到人生的短期目標,尹湘非常清晰地表示:希望可以漸漸降低對藥物的依賴、可以在即將展開的大學生活中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訪談後,尹湘回傳了一段文字,作為補充:「每個人都有罹患精神疾病的潛能。」 這是她的心理醫生送給她的,而這句話,她也想送給曾經、或正為心理疾病所困擾的朋友。 IG: @xistory.tw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YinXiang.Xistory/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