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恐慌症後,學習用更同理的方式,去看待彼此的不同。

作者符煜君

2020.10.29

149

0

她是小花,一個花蓮長大的女孩,現在是一名設計師。她說,在自己親身經歷過恐慌症發作後,她產生了真正的同理心。開始用不同的視角,去看待周遭的人事物。

面對奶奶的離去

2018年底,小花手邊繁忙的工作告一段落,她發現一個人的時間變得很長。夜裡睡覺時,她經常會夢到奶奶。
小花和弟弟是奶奶帶大的,小時候的她,和奶奶關係並不親近,她覺得奶奶經常重複說著一樣的話。

後來奶奶在去年四月過世, 那時候小花人在日本,接到消息後,便立刻飛回台灣。
但是手邊的工作,卻沒有辦法因此停下進度。 即使是在告別式上,小花都還是得帶著電腦,繼續趕工。


對死亡的恐懼

她說自己雖然很難過,但當時卻沒有太多時間去消化情緒。

直到忙碌的工作終於告一段落,有時間一個人沈澱的時候 —— 她才開始意識到「死亡」這個課題,並且對此感到恐懼。

「當時我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我會不斷地想:什麼是死亡——這讓我一直很焦慮,很緊張,心跳也常常跳得很快。」

當時她透過許多方式,想緩解自己的恐懼。 跑教會、拜拜、求籤、上網查資料,但這些方式都沒能奏效。
直到今年過年回家,小花連續兩個晚上都沒有辦法入睡, 隔天去醫院一趟,醫生告訴小花: 「可能妳心裡對家人的情緒還沒有解決。」


不會表達情緒的完美主義者

小花說,自己和父母的關係,也一直非常疏遠。
從小就被嚴格的要求,無論是在成績表現上、還是做人處事上。

父母經常對她說:「妳這種個性,長大一定會被淘汰。」

這導致她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情緒,很多話講出來,只會被指責是不孝而已——和家人的關係,便漸漸變得疏離。

可是在奶奶過世之後, 她才意識到,能和家人相遇是多麼珍貴的緣分。

「恐慌發作時,我會覺得爸爸媽媽可能就要過世了,或者是我也要過世了,這些都讓我非常害怕。因為我們一輩子的相遇,可能就只有這一次而已。」
 

恐慌讓我同理

對於小花來說,恐慌症讓她真正的產生了同理心。
她說當發作時,她會一直想做身體檢查、或是害怕家人朋友突然死亡 —— 但是腦中這些恐慌與混亂,卻沒有任何人可以理解,只能用「別想太多」安慰她。

小花因此認知到:

每個人,其實都無法真正理解他人的感受,所以應該要學習用更同理的方式,去看待彼此的不同。


從恐慌症中得到的反思


小花說,以前公司裡,有一個資深的同事,他經常喜歡把同事抓到旁邊自說自話,而且沒有要溝通的意思,有時還會跑去找主管吵架。
那時候,小花和同事都會私下笑他,根本就是「有病」。

但現在,小花覺得,他應該是真的是有病,只是那時候的自己,沒能感受和試著去理解他的處境。

「在同理他之後,我覺得我應該要和當年的他好好道歉。」

雖然不知道, 小花現在是否已經找到自己心中對於「死亡」的答案。
但擁有「同理心」,或許比起得到解答,是一個來得更珍貴的「獲得」也說不定:)

用同理取代嘲笑,每個人每種病每種想法,都值得被好好尊重與對待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相關標籤 :

文字:符煜君
核稿編輯:蔡孟儒 Ruru

特別推薦

更多文章

創業家的精神代價。

從來沒有人能準備完善來面對創業 其實,創業本來不在培志的生涯規劃中。或者說,沒有預期會這麼早發生。 當時研究所畢業的他,已經接下了海外知名公司的玩具設計師職缺邀請。本來想累積一定的工作經驗和人脈後再出來創業。 「你未來應該無論如何都會出來創業吧?那為什麼不早點開始呢?」 「一個賭徒進到賭場的時候,不管有錢沒錢,只要輸光了都是個窮鬼!」 朋友的這一席話,打進了培志的心裡,是啊,創業就趁不怕失去的時候創吧。 自我催眠的創業旅程 放棄了機會非常難得的工作邀約後,培志決定創業。 創業的過程,就像在爬著心靈的天堂路。 原先準備的創業基金150萬,都在短短四個月內就燒完了。經常面臨沒資金、沒資源、而且突破不了法規限制的各種困境。 「身為隊長,不可以讓夥伴感受到沒有信心的那一面。」 為了不顯露出「自己也會害怕」, 培志說創業以來,他幾乎每天早上起床,都會對自己反覆說話、就像是催眠一樣:「培志你很棒,培志你很好,培志你可以的。」 然後再帶著看似爆棚的信心,走進辦公室。 創業的精神代價 日復一日的進行自我催眠,培志的努力,讓他在一年來,成功拉進了更多資源保住團隊、也談下了好幾個合作機會。 但他的身體,卻漸漸出現了異狀。 在一次出差回台灣後,培志發現自己的雙頰腫脹疼痛,但求助外科,卻都找不到原因。 當症狀來襲時,他會頭痛、掉髮、覺得呼吸不到空氣。睡眠品質大打折扣,有時睡前還會崩潰大哭。 最後在醫師的建議下,培志求助了身心科醫師——診斷出了 恐慌症。 「出櫃恐慌症」— 從隱瞞病情到團隊共同面對 確診的當下,培志思考的不是怎麼醫治,而是如何不影響到團隊。 他本來沒有要公開這件事情。因為對於外界觀感,「公司創辦人罹患心理疾病」是一個很大的風險。 但在反覆思量後, 他還是選擇將這個症狀告訴了所有人。 「畢竟創業伴隨著許多不可控的因素。」 「讓團隊和投資人都瞭解我的真實狀況,可以幫助他們更客觀的評估風險,做出對他們比較好的決定。」培志冷靜的說。 幸運地,當時的投資人與團隊夥伴,知道後都沒有選擇抽身或退出——反而更加體貼培志,幫忙他分擔數不清的待辦事項。 創業過後的成長與失去 2019年,培志將Addweup結束後,正式登出了創業圈。 創業這條路的精神代價雖高,卻讓他變得更有責任感,心態上也更加沈著。 創業時認識的人脈,也讓他很快就透過朋友引薦,找到了一份真心喜愛的新工作——現在的培志,是味全龍的行銷副總監。 無論是面對創業還是恐慌症,培志給的建議是:「先認清問題,然後擬定解決策略。」 釐清問題,可以幫助舒緩對於未知的恐懼:擬定解決方案,才可以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他說創業,看似付出的代價很大,但其實也沒有讓他失去什麼。 除了頭髮之外。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 《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恐慌症a year ago

心理師,竟然生了心理的疾病......讓我陷入了深深的矛盾裡。

毫無預警地昏倒 去年初,Bibo在醫院工作時,曾因不明原因,突然昏倒了兩次,但是卻查無病因。 當時她也沒有多想,就這樣過了一個禮拜。 有一次,在一堂學習因應焦慮症的工作坊上,Bibo又開始感覺呼吸急促、暈眩感來襲。 坐在椅子上努力壓抑不適感的她,想的並不是會不會暈倒,而是害怕在場幾十位心理師的眼光。 當心理學家遇上心裡生病時 症狀平復後,她開始自我分析與反省。 利用自己所學的知識,她判斷自己應該是有恐慌的症狀。 然而,她卻沒有因此放下恐懼,反而變得更加焦慮。 「心理師竟然生了心理的疾病」——從醫病人員轉換成病患,突如其來的角色錯置,Bibo陷入了深深的矛盾裡。 從第三人稱到第一視角 徬徨無措的她,在跟一位前輩討論完後,才下定決心去看精神科。 然而,正當她決定要出門求助時,卻發現她竟然走不出家門。 「搭電梯的時候如果突然昏倒怎麼辦?」「走在路上突然昏倒該怎麼辦?」 各種擔憂、害怕的情緒,猛烈地佔據了她的思緒。突然間,她想起了她的病人。 以前在門診聽到自己的病人描述這種不安時,她心裡都會覺得:有這麼難嗎?想太多了吧?這想法不太理性吧? 直到自己親身也經歷了相同的困境——她才發現每位出現在她診間的病人,來看診時,都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氣! 放下專業的傲慢 在有了這樣的體會後,Bibo對病友的態度, 漸漸從傳統醫病「上對下的指導」變成「平起平坐的陪伴關係」。 Bibo說,原本她會有上對下的觀念——是因為在傳統醫護人員的價值觀中,為了讓病人能好好聽從醫生的指示配合治療,都會營造出一種專業的「權威感」。 在Bibo放下了原本認為「病人就是來求助於我」的小傲慢後,她開始發自內心地給予病人勇氣與鼓勵。 有時和病人的交談中,Bibo還會分享自己也曾經生病的經驗。 醫療人員與病的心理距離 Bibo說,其實有許多心理領域的醫療從業人員,在這麼高壓的工作壓力下,也會需要依靠藥物,來幫助自己穩定精神狀態, 但或許是害怕揭露太多,會失去病人的信任,大多心理師都選擇避而不談。 Bibo說剛開始其實她也很猶豫,到底要不要和病人分享她生病的經驗。 但看到病人們在聽完分享後驚呼:「哇!原來心理師也會這樣喔!」 他們如釋重負的表情與反應,都讓Bibo覺得很值得。 打破了傳統醫病之間上對下的結構,和病人站在同一條線上——Bibo說對外出櫃自己的疾病,不但沒有讓病人對她失去信心,還讓病人變得更加信任她了 :)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恐慌症a year ago

恐慌,教我把選擇的自由交給病友。

恐慌襲來就像跳電 「想像每天上下班,你置身在人潮壅擠的大眾運輸工具上,突然之間聽見有人在罵你,一時之間天旋地轉、視線模糊,心悸、想吐、換氣過度,這些症狀一下子全部跑了出來。」 「為了避免在車廂裡暈倒,你衝出車廂休息,你以為這只是一次身體不舒服,卻沒想到自己往後的人生幾乎再也沒有機會搭到捷運。」 小緊張分享了她第一次恐慌發作的經驗。 在往後的生活,只要遇到人多與密閉環境,就會成為無形的壓力,每當她搭上大眾運輸工具,就有發作的可能。 「由於太常在捷運發作,導致我有段時間不太敢坐大眾運輸工具。但有時還是會嘗試搭捷運,畢竟....坐計程車去上學,實在很貴。」小緊張說。 恐慌後的生活隨身物品 小緊張提到,每次恐慌發作時,她都會說不出話來。 每當站務人員或捷運警察將她抬去安全地方休息時,會因為對方詢問是否需要叫救護車卻無法開口回應,反而加重恐慌症狀。 「我無法用言語表達:『其實我吃藥休息30分鐘就可以了』。」 為了因應這樣的情況,小緊張後來出門都會隨身攜帶診斷證明書、緊急藥物,以及告訴別人『自己無法說話』的小紙條。 太多事情要解釋,所以我成為別人眼中變胖懶惰不愛讀書的人 恐慌症也為小緊張的生活帶來負面影響。 內分泌失調導致小緊張在一個月內胖了將近20公斤,即使健康飲食搭配拼命運動,體重還是不顧這些努力直線上升。 「當時我哭了整整一個月。」 小緊張分享:「如果要解釋恐慌症導致內分泌失調會變成很長的故事,所以在不知道我有恐慌症的親友間就變成開玩笑的話題。」 學業則因為服藥的關係,導致體力下降和腦袋遲鈍,再加上恐慌帶來的解離症狀會導致自傷,讓從小成績還不錯的小緊張早已無暇顧及課業成績。 「所以現在在不熟的親友面前,我都假裝自己是個很懶惰且不愛讀書的人。」 「這樣就可以不用解釋這麼多了。」 小緊張有點無奈地說。 被退出的經歷 從第一次發作到現在經過四年,小緊張從大學護理系畢業,卻也因為恐慌症的關係,完成學業這條路走的比別人還要崎嶇。 由於教育局和衛生局向學校通報,小緊張的狀況一下子就在教職員間傳開。 實習期間她也曾被要求『自願退出實習』。 「期間我一直在忍耐,桌下的雙手不停顫抖,但我一滴眼淚都沒掉,掉了......長官更是找到我的把柄。」 :『具體來說對方對你說了哪些話?』我進一步追問。 「我很想分享,但我一回想,就會有快要發作的跡象,我需要花很多力氣壓制下來。」小緊張說。 我想到約訪期間我和小緊張確認能不能拍照。 「可以拍照,但我不想公開。」 小緊張說:「我很怕被發現就不用工作了,以前的陰影很深哈哈哈。」 「我們很努力面對自己的疾病,有危險性時也會主動告知醫師。」 「但歧視,會讓我們永遠活在黑暗之中。」 將疾病的經歷帶回服務病人中 由於疾病帶來的經歷,讓小緊張提早看見社會對精神疾病的不友善,也讓她在醫病的服務過程中,增加對於病人的同理。 「照顧病人或跟人相處,比較會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想,聆聽為主,再給他正確方法,但做不做是他自己的選擇。」 提供對方選擇的自由,也是放過自己。 「以前我會push對方去做,但現在認為人生需要自己去努力與抉擇,對他才好,我也不會過於焦慮。」 祝福小緊張,也謝謝小緊張的分享:)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恐慌症a year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