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美醫心的暖醫。

作者劉桓睿

2021.01.18

257

0

他是謝東穎醫師,是位整形外科醫師,也是俗稱的「醫美」診所的執業醫師。但有趣的是,在謝醫師的粉專評論中,他被客⼈評論是:「會退貨客人的醫師」。 到底是什麼樣的堅持,會讓客人心甘情願的「被退貨」呢?

完整到完美的最後一哩路

謝醫師投入醫美市場已經有10多年的經營了,在這之前也在大型醫院的整形外科有過多年的資歷。最為病友所樂道的,是在唇顎裂、正顎、閉合問題、臉型調整這一塊領域的細膩。

乍聽之下,會想說:「醫美不是隆鼻、隆乳、打雷射之類的嗎?唇顎裂、外傷嘴唇、閉合問題怎麼聽起來像是要去醫院處理的問題,而不是醫美?」

許多病友可能因為天生或意外造成的缺陷,在醫學中心獲得了器官上即時的救治,順利恢復了咀嚼、說話的功能。
然而在脫離了生命危險之後,要面對的是回歸社會時,傷疤外觀造成的自信問題與社交障礙。

而謝醫師正是透過醫美,幫助這些病友從功能性的完整,
更進一步達到外觀的完美:「我心中的醫美,不是把人變成另一個樣子,而是幫助他們找回屬於自己的美。」
 

深夜的小女孩

其中,在謝醫師的執業生涯裡,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小女孩。
在一次的夜間門診快要結束的時候,她來到了謝醫師的診間。帶著的是,嘴唇中間一個深陷的缺口。

第一眼看到這個棘手的缺口,謝醫師仔細地觀察了許久:
翻翻嘴唇查看缺口深度、看看皮膚/肌肉彈性,上上下下看了10來分鐘後,他皺著眉頭思索著有什麼辦法可以幫助這位女孩。

就在他沈默思考的同時,眼前的小女孩卻哭了起來。
『您猶豫了這麼久,是不是這個缺口,沒救了?』
『可是這不是我願意的......。』
『這傷口是小時候被媽媽虐待造成的,為什麼都沒有人可以幫忙我...』女孩一邊啜泣,一邊無助地宣洩著

女孩沒來由的哭泣,讓謝醫師十分錯愕。

一般對於醫美,是種「錦上添花」的期待。然而在這一刻的驚愕,讓謝醫師覺察到了「雪中送炭」的使命感。

看著眼前遠從台東搭車到台中求診的小女孩,謝醫師在內心掙扎了一會後,
決定嘗試幫助她:「因為你的情況比較特殊,給我幾週的時間,讓我好好研究一下治療的方式。我想好治療策略後,再跟妳聯絡!」

『好,我等您的消息』帶著一絲的盼望,小女孩離開了診間。
 

信賴的產業

在盤點了自己熟悉的技術,以及研究了一些期刊、報告之後。謝醫師終於找到了治療的方向,並制定了兩階段的手術。
手術非常順利,效果也非常好。他們變成了好朋友,互相追蹤了IG帳號。

「在認識XXX之前我的人生是黑白的,在遇到XXX之後我的人生是彩色的」——這句老到掉牙的廣告詞,在女孩身上得到了印證。

在手術之後,女孩的IG上,充滿了色彩繽紛的照片—自信的笑容、出遊的美景、做餅乾蛋糕的歡樂。
對比於手術前黯淡的貼文,終於散發出了她這個年紀該有的青春活力。

「我認為醫美說到底,本質上還是醫療。而醫療,是個信賴的產業」
因為小女孩的信賴,讓謝醫師開始思考。在這樣的商業行為中,有沒有可能找到人性的平衡點?
 

假的美還是真的醜?

謝醫師希望,「醫美」不僅僅是修復一個傷口、美化一道疤痕,更期許透過「美」來幫助這些受傷的心靈。

「客人總是說,我寧可要『假的美』也不要『真的醜』。
但我們一直在思考,到底是要順從客人, 還是要幫助他們修飾缺點並學習接納,為他們設計出屬於自己的『真的美』。」

「這樣說的好像我們是心理諮商師一樣 哈哈哈哈」謝醫師說完,拍謝的笑了幾聲

就像蔡依林《怪美的》的歌詞:
「聽誰說 錯的 對的
說 美的 醜的
若問我 我看 我說
我怪美的」

打破傳統醫美廣告,洗腦推銷特定樣貌的美。反而希望透過醫療,提供病友自由、舒適、沒有壓力地擁抱真實自我的可能性。

這個理念,是否讓大家對醫美有了更多的認識與想像呢?
未來謝醫師也將與我們都有病持續交流,讓「美」幫助到更多病友!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相關標籤 :

文字:劉桓睿
核稿編輯:劉桓睿

特別推薦

更多文章

罹癌,從此讓我變成一個不孝順的孩子。

每次母親節快到時,我都不禁回想起前些年,也差不多是母親節過完後,我就確診罹癌。從此和媽媽的關係簡直是降到冰點...... 以前的我,應該堪稱模範女兒,成績不錯品行也端正,和媽媽的感情一直一直都非常好,什麼都可以聊,直到我2017年罹癌。 罹癌,從此讓我變成一個「不孝順」的孩子。 剛確診時,爸媽就馬上火速從鹿港北上來照顧我。自己的孩子這麼年輕就罹患癌症,對一個家庭無非是一個震撼彈。 但可能是苦中作樂吧,當時其實我覺得有點難得,大家平時因為工作繁忙那麼少聚在一起,但治療期間,我的家人卻每天都陪在我身邊,不禁讓我有「如果罹癌因此成為和爸媽一起在台北生活的契機其實也蠻不錯的嘛」的想法。 但這樣的想法,第一次化療出院後就破滅了。 四坪小套房的養病時光 治療後,曾經有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我幾乎都待在當時古亭捷運站四坪的租屋處沒有出門過。 一方面是因為我剃成光頭了,類固醇的水腫讓我的臉一天看起來比一天圓,所以不想出門「獻醜」。二方面是因為藥物治療後,身體的免疫力變得非常差,媽媽希望我儘可能待在家不要出門。 有一次我只是去中正紀念堂散步透個氣,一回到家就發高燒然後隔天送醫院掛急診⋯這件事讓媽媽留下了非常巨大的陰影,她無時無刻無不害怕一個小閃失就會讓她永遠失去她最疼愛的寶貝女兒。 那兩個月,我每天活動的範圍就只有我的床和廁所,媽媽則是每天打地鋪睡地板。每個夜晚她都必須吃安眠藥才睡得著,我常常聽到她半夜啜泣的聲音。 焦慮的媽媽對我從「生活飲食」到「假髮要長髮還是短髮」幾乎無所不管,什麼都希望能夠照她的意思走。 媽媽因為記性不好,所以經常無限上綱醫生的醫囑。「牛乳不能喝」會被放大成一切有「乳」字的東西就不讓我碰。像是有「乳化劑」的餅乾和糖果,這些東西其實適量還是可以吃的。 但就算如此,如果我想喝飲料和吃餅乾,幾乎都是要用哀求的程度才能吃得到。 在化療後味覺改變吃什麼味道都怪、吃什麼都想吐的時期,還被限制東限制西甚至不能出門,媽媽對我善意的控制,漸漸積累成我對她的怒氣。 情緒緊繃焦慮的兩個人每天只待在一間四坪不到的小套房,我每天的放風時間僅有媽媽出門買三餐的短暫時光。在完全沒有個人空間的生活環境下... 有一天,我們的關係終於引爆。 我是病人,但不是廢人 起始點只是因為我真的真的想喝冰的飲料, 已經是便利商店那種鋁箔包裝絕對沒有被冰塊污染過的飲料。我想喝,媽媽不准。 這恐怕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對我媽媽那麼大聲,我一邊哭ㄧ邊歇斯底里的怒吼: 「我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我自己都知道!我就只是想喝個飲料,味覺改變的是我,吃什麼都噁心的是我!不是妳!妳可不可以不要管那麼多? 」 「我想戴什麼樣式的假髮、要不要公開罹癌,都是我的自由!拜託妳什麼都要干涉我,什麼都想要控制我好不好?」 「我是一個病人!但我不是廢人!」 「我不是廢人!」 「我不是廢人!」 四坪的小套房引起的回音,足足把我的聲音放大了兩三倍,大聲到連我自己都耳鳴了。空氣在大分貝的震盪後瞬間凝結,一切變得好安靜。 這次,媽媽沒有再說任何一句話了,她甚至也沒有哭,就只是靜靜的站在我的面前,看著我。 我知道,沈默是她心碎的聲音。 我是不是不孝順的女兒? 隔天,媽媽就收拾好行囊決定返鄉。 離開之前,她一直都沒有講話,直到最後我送她到房門口時,她才對我微笑,然後抱住我說: 「采倪,媽媽真的很愛妳很愛妳噢。」 「妳要好好照顧自己。」 拿著行囊的媽媽,最後又掙扎的問了我一次, 「媽媽真的不用留下來照顧妳嗎?」 接著我就堅決的拒絕她,殘忍的把她趕回家。 我關上門,坐在門邊哭得稀裡嘩啦。 「我愛她、我討厭她、我愛她、但我現在 真的 真的 真的 好討厭她。」 當下我的情緒非常非常的複雜,我從來就沒有對自己的母親產生過「恨意」,但那個時期,我常常要傳訊息給我的姊姊罵一堆髒話抒發情緒才有辦法按耐自己不要對我母親發飆。 我都懷疑我自己是不是我了。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那麼不知感恩? 罹癌,是不是讓我變成一個 不孝順 的孩子了? 這個問題,苦惱了我很長一段時間,我和媽媽的關係很久一陣子也變得很尷尬。 照顧者與被照顧者該如何相處 後來事過境遷,我們才發現,這一切其實都只是一位「新手癌友」和「新手照顧者」經常碰到的癌友新手村問題而已。 新手癌友對自己的病和身體不適感到不安、照顧者過度關照和焦慮又無濟於事,兩個負面的能量互相影響的結論也只有世紀大戰爭和宇宙大爆炸而已。 關於照顧著與被照顧者的建議,其實我之前的貼文有總結三點,給照顧者的小建議: 1. 擁有自己的生活重心 若把所有關注的焦點放病人上,你會很累,病人壓力也會很大。因此請多把重心放回自己身上:先專注讓自己放鬆並重拾快樂,才能好好照顧病人。當病人感受到的是正向能量而非焦慮時,自然也能產生更正面的回應。 2. 相信病人並讓病人獨立 (前提當然是病人的健康狀況允許) 病人是病人,但不是廢人。多數的病人其實有能力照顧自己。生活有自主權時,人會比較有尊嚴,情緒也會比較穩定。 偶爾一點點飲食小破戒、可以稍微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養病的生活就像坐牢,適度的放風非常非常必要。(生的絕對要避免) 3. 不要嘮叨 囉唆嘮叨是最糟糕的關心方式,因為它的背後其實是焦慮和沒有安全感。這麼做的時候,很多人會認為自己是在「提醒」,但被嘮叨的人只會覺得自己在被傾注「負面情緒」。試著用「一次相信」取代「再三提醒」,或許會有意外的成效。 以上純屬我的個人觀點,是否採納請酌量使用。 現在我與母親的感情已經重修舊好,她不再管東管西,我自己也知道在健康之前我必須懂得拿捏分寸。 我不是不孝順的孩子、她也不是失職的媽媽。純粹只是因為癌症所帶來的「叛逆期」,讓我們產生很大的矛盾與爭吵,僅此而已。 今年母親節,我想帶媽媽去台南玩。 讓她知道,癌症帶來的傷害都已經過去了。於身體或是於心理都是。我還是原來的我,愛著媽媽的那個我。

#癌症9 months ago

癌症可以吃人蔘麻油雞薑母鴨等食補嗎?

天氣冷冷啊! 冷天就會想吃點進補類的食物,但癌症患者是不是不能吃任何的補類呢? 或是任何有聽說過燥熱的東西都不能碰呢? 尤其麻油雞以及人蔘雞。 之前有機會跟中西醫師們討論一番, 這是醫師們的說法,我覺得超級實用不看可惜啊! 重點中的重點: 食用的量是關鍵,偶爾吃少量就還好 湯嚐個味道,中藥別撈出來慢慢嚼, 別說是這些中藥了,我們平常吃的東西多少也帶有一些危險因子, 以食物的觀點都還好的,但是自己要評估自己吃了以後心裡會不會帶來過多緊張跟焦慮。 幾位醫師們共同的看法就是,像是人蔘當歸這些藥材,不能一言以蔽之事能或是不能,在中醫的觀點藥物是要用在正確的證型上面,如果有適合的證型使用正確的中藥是不會影響的。 舉例我們常常說麻油燥熱也不能吃,但以中醫來說原料芝麻的性味是甘平,通常大家覺得燥熱可能是因為搭配其他藥材或是酒或薑造成的,會不會有上火的現象其實吃完留意一下,會不會出現口乾舌燥,嘴破唇紅,便秘等現象。只要不會,適當服用尚可。 人蔘因為有一些成份被認為是會讓癌細胞生長的比較快,但是裡面也有一些成份被認為是可以抑制癌細胞的。 人蔘適當的使用在對的人身上,是可以增加體力與精神, 並且在統計人蔘可以增加生活品質,而不會顯著的增加再發率。 但是前提還是:適量的使用。 一般外面販售的食補來說,第一是每次的食用量並不大,實際影響並不大。 第二點是如果是外面販售的食補來說,中藥材用量通常不大,以少量的食用來說算起來就更少了。 而就食品安全角度來,一些可能的人工添加物如當歸、人蔘香精等等,這對身體的健康危害可能來的更大。 如果真的要很小心謹慎的話,當然一些確定有放人蔘、當歸的藥材以及酒精部分是可以少碰,相對麻油、薑等就比較沒關係。而烹調過的藥材殘渣部分則是不建議食用。 如同之前所講的,羊肉爐通常都會放十全大補,裡面有當歸,有人蔘。清燉的有的也會放當歸,而人蔘和當歸都是最常被討論到的中藥藥物, 但在之前的文章都提過,實驗用在培養皿的細胞可能會增加癌細胞生長,在臨床的藥物使用上研究也顯示並不會增加再發率。 但如果會在意的就少吃點,不要讓食物變成一個會引起緊張的因子。 常常被詢問但其實可以吃的食物:麻油麵線。 (麻油麵線我錯怪你了) 本次資料非常感謝兩位醫師的專業建議 彰化醫院 葉展維 中醫師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陽明院區 陳冠宇中醫師 但如果依舊不放心,需要個人化專業建議,還是建議直接掛號詳談唷!

#癌症飲食9 months ago

癌症 vs. 心理疾病,你會怎麼選?

心痛比身痛更痛 說到乳癌,水仙非常淡定:「我是一個很ㄍㄧㄣ的人,連我的小孩都沒看過我光頭的樣子,因為在家都會戴著假髮或帽子。」     似乎乳癌對她來說,就是個「沒什麼大不了,治療完就沒事了」的疾病。比起身體的病痛,她更不想讓摯愛的家人朋友擔心難過。     就在她快要打完「乳癌」這個魔王時,上天又幫她開了一個新的副本—《重鬱症+恐慌症》。     『嗯,我想大概就像小時候快把碗洗完時,媽媽又放了一堆碗盤進水槽的那種煩躁』 『再乘上10000倍吧。』    憂鬱的警報大作 「因為之前有過憂鬱症的經驗,所以我對憂鬱的狀況特別敏銳。」儘管水仙具備敏銳的病識感,也很快地就去接受身心科的治療,但是重鬱症跟恐慌症的症狀開始嚴重地影響她的生活。     『我想問(舉手),雖然 我們都有病 都叫大家不要跟憂鬱病友說看開一點,但到底為什麼啊?因為你們其實沒有「看不開」嗎?』     水仙說:「因為不管想不想看開,當憂鬱症跟恐慌症發作,一切都是無法控制的。」(白眼     在家時,會沒有理由的變得很煩躁,經常會在客廳來回踱步,甚至一點都不想出門。 「我嘗試過出門,走到公園看到一群阿姨在跳土風舞。我就跟他們一起跳了一個上午, 結果我發現我根本沒有因此而更快樂。」,水仙補充道。     外出時,會隨身攜帶童軍繩,思考著:「要在哪裡上吊,比較不會影響別人?」     『為什麼不...』 「不在家裡自殺嗎?因為我怕影響到房價跟鄰居對家人的看法。」(謝謝你幫我回答了這尷尬的問題...)     『那恐慌症跟憂鬱症有什麼差別啊?』 「恐慌症發作,就像你走路走到一半,突然掉進一個很深很深的水池。一直掙扎想離開,卻都抓不到岸邊。當氣力放盡的時候,就會想說,那乾脆就沈下去結束生命吧」    避風港名單 『嗯...那除了結束生命,妳後來都怎麼平復下來的?』 「一定要吃藥,真的很有幫助,大概30分鐘情緒就會平復了。」     除了吃藥,水仙有一份清單。當情緒上來的時候,可以有幾個人是隨時都能打電話去大哭發洩的,像是她的姊姊、弟弟、個管師、表妹、一個30多歲的病友。但她說,其實最大的力量,是來自於她的婆婆。     因為住的近,所以婆婆偶而會帶雞湯去探望她。「當我在哭的時候,婆婆會故意把洗菜的水開很大很大。其實她也在哭,但是會等我哭完再來安慰我。」水仙哽咽著感謝婆婆—無聲的陪伴與傾聽。     『那你怎麼不是跟父母尋求幫助呢?』 「因為我不想讓他們擔心。」  即便是救命索,每個人都還是有自己舒適、信任的長度。長一點的,可能不夠信賴、無法敞開心胸;短一點的,可能怕他們擔心、成為他們的負擔。慢慢摸索,圈出自己最舒適的避風塘。 選癌症還是憂鬱症 那在經歷過了癌症跟這些心理疾病之後。如果讓妳選擇可以只面對一種,妳會選擇面對哪一個?     「嗯...當然是癌症。罹癌不可怕,憂鬱症比罹癌恐怖一百倍!而且現在大家比較能理解癌症,知道癌症是怎麼一回事。但是憂鬱症,大家還是很容易誤解。並且憂鬱症的病情,也比較難掌控。」     「我也沒想過自己會這麼勇敢,可以撐過這一切!」     預後的水仙,現在更懂得肯定自己,也比較及時行樂、享受人生。因為不知道自己可以再活多久,所以她開了一個粉專紀錄生活,也曬曬帥兒子。有別一般的罹病勵志粉專,她沒有公開病情,希望帶給粉絲純粹無壓力的歡樂!     無論哪個疾病,很高興她都挺過來了!在慶幸她有著一群愛她的朋友,跟她堅強的求生欲之餘, 也不禁擔憂著,這個社會還有著多少孤寂的靈魂在苦苦等候那根救命的稻草。希望這篇文章,可以讓大家更了解心理疾患。 當社會都不再陌生,也不再恐懼心理疾病之時,就讓我們一起來當他們的避風港!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