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癌

2021-10-08T06:22:53.000000Z

如果我死了,老公你可以不要再婚嗎?我不想跟別人分享你。 — 乳癌 Jie

怎麼會是我?我死了,老公和寶寶怎麼辦? 一直處在人生幸福組的Jie,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乳癌會找上門。 面對突如其來地人生風暴,除了驚慌無助之外,Jie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會是我?我死了,老公和寶寶怎麼辦?」 她甚至跟老公說:「我死了,你不能再婚,要好好照顧我們的寶貝兒子。我不要別的女人來虐待我兒子。」 沒想到老公卻告訴她,他只擔心若她真的走了,一個人在天堂會不會孤單害怕? 夫妻倆因著對彼此的不捨而抱頭痛哭。 請不要再太白目的追根究底 Jie確診之後並沒有離開職場,她依舊過著原本的生活,覺得自己就跟一般正常人一樣,只是治療期間會比較疲累,需要旁人協助。 只是大公司人多嘴雜,就有白目同事看見Jie戴著假髮去上班時,會故意湊過來問:「妳還好嗎?為什麼要戴假髮出門啊?妳掉頭髮了哦?」 這樣白目的提問真的會讓Jie一秒暴怒,甚至衝動想衝進人群中把假髮拿掉,大聲宣告說:「對!我就是戴假髮,怎樣?」 這種不是真心關心,擺明八卦心態的行為真的讓人不予置評。 告知主管是為了日後請假方便不用躲躲藏藏 許多病友最憂心地問題就是生病了到底該不該告知讓公司知情? Jie在一確診的當下就決定跟主管告知自己罹癌的事實,因為公司請假寫假單之外一定會被詢問請假理由。 為了免去日後每次請假需要找藉口躲躲藏藏,Jie決定正大光明地去面對這個問題。 幸好主管與同事都能體諒,互相幫補Jie在工作上的需要,讓整體的工作效率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主管在得知有人會白目的八卦詢問會讓Jie難堪,心理承受極大壓力的時候,便下令要求所有人不准議論Jie生病的情況。讓Jie待在一個友善的工作環境裡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 妳一定是怎樣怎樣所以才會這樣這樣 Jie覺得生病過程中讓她最翻白眼的情況就是別人亂貼標籤。 常常聽到有人告訴Jie說,一定是因為她飲食習慣不好亂吃東西,太胖,所以才會得癌症。 每次打完標靶藥回家時,都正巧碰上就讀幼稚園的兒子感冒。Jie的媽媽就開始責怪說一定是因為Jie打完標靶藥物,呼出來的氣有毒,才害兒子吸到毒氣而感冒。 Jie真的翻白眼的不知道應該說什麼,面對這樣貼標籤的無知情況,Jie真心覺得應該要尊重每個人的狀況,不要輕易就亂下定論,傷了人。 兒子的貼心讓她更加勇敢 有一次Jie要到醫院打針治療時,那天早上兒子東東一直哭鬧說要陪她一起去醫院,不要去上學。 Jie後來等兒子從學校回來之後,好好跟東東聊天,才知道東東覺得打針會痛,媽媽會痛痛,他很擔心,所以他想陪媽媽一起去醫院,給媽媽秀秀。 Jie當下感動地緊緊抱住兒子,心裡覺得自己更加強大了,現在的她再也沒有什麼事情可以難得倒她了。 「不要害怕棘手的病痛,用正向的態度去面對,是最好的良藥。」 Jie堅定地說道。 推薦你閱讀 2021 年粉紅乳癌月專題:《當疫情變成生活,找回乳癌女子的日常》 特別感謝 —— 合作天使:賽諾菲股份有限公司 贊助支持

#乳癌 #職涯 #標靶 11 days ago
2021-05-03T13:42:07.000000Z

走過乳癌與北捷鄭捷事件,我仍選擇勇敢。

我的癌症病房有指甲油與 ipad Shelly 回想起剛開始住進醫院接受乳癌治療的日子,每當半夜聽到隔壁床病友的嘔吐聲時,內心總上演各種對病症恐怖的小劇場。 還好主治醫生不斷地鼓舞 Shelly,讓天性開朗的她可以樂觀迎戰乳癌。 「我會盡量把我的空間弄得比較舒服。」 Shelly 喜歡把自己的病床佈置得小巧溫馨。在病房裡,她喜歡自在地化妝、愉悅地擦著指甲油、恣意地看著 I-pad。 誰說病房裡就不能做這些事呢? 做讓自己舒服愉快的事,是 Shelly 與病魔抗爭的起手式。 與粉身碎骨零點幾毫米的距離 帶著一點引頸期盼, Shelly 的療程原本將順利在隔年年中告一段落,但她沒想到的是,另一 個嚴峻的考驗正等著她。 「我常常想著,要是我當時不要出門就好了。」 五月的某個下午,​ Shelly 從醫院搭上捷運準備回家​,而那班列車上,同載著是正準備預謀犯案的鄭捷。 短短幾分鐘的時間,世界天旋地轉,每一刻, Shelly 都無法再次回憶。 Shelly 身中鄭捷無預警的一刀,傷及左側腹部大動脈。 在手術後,醫生告訴 Shelly,這一刀,若再往上一點點即傷到肝,再往下一點點就到了腎,這幾毫米的距離,是離粉身碎骨最近的距離、是苦難之中的險象環生。 但倖存的背後,換來的是身軀上一道一道歷經開刀的傷疤。 喜歡運動的 Shelly 哽咽說起,傷疤帶給她的是運動中的力不從心。 她只能不斷鼓勵自己:「沒關係,會好起來的。」 病症在履歷上蓋上了一枚保證退件章 在癌症療程結束並休息一段時間後, Shelly 歡欣準備返回職場。 但沒想到與疾病、鄭捷事件搏鬥休養的兩年, 卻像職涯污點一般,讓 Shelly 找工作四處碰壁。 「我的能力跟疾病一點關係也沒有,而且我已經好了。」Shelly 憤憤地說道。 回憶起某次到一家幼兒園應徵,當面試官得知她曾遭遇受鄭捷事件,吃驚地劈頭就問「那你會 不會帶給幼兒有什麼負面影響?」 那天面試完,Shelly 的內心下起滂沱大雨,求職的疾病歧視,像是永遠抹不去的傷疤,不斷地提醒著 Shelly 曾經的痛。 「真的是要學習等待。」 家人與信仰如堅強的後盾,讓 Shelly 決定放慢步伐,​她開始每天堅持運動,盡力完成該做的部分,以及盡心的禱告,期待機會再一次的降臨。 沉潛一段時間後,Shelly 也在教會的牽線下,追尋到了自己非常喜歡的工作。 愛與力量一直都在 罹癌期間, Shelly 遠在美國的朋友曾送上一個光頭娃娃, 告訴她「這是在美國家中罹癌的病 友都會有的一個象徵性娃娃,因為你是我的家人,我要把它送給你。」 對 Shelly 來說這個光頭芭比娃娃意義非凡,是朋友無私,把自己當作家人的愛,這個娃娃也陪著 Shelly 撐過所有苦痛。 訪談後結束,Shelly 回傳一段願與病友分享的話,字裡行間,充滿她陽光般的溫暖。 「人生很難!請記得多愛自己,你是個充滿力量與奇蹟、值得被愛的人。Dream Big Always!」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乳癌 6 months ago
2021-05-03T15:24:28.000000Z

重新練習直視自己的身體。

勇於冒險的女鼓手 「我從國中開始聽日本歌, 最喜歡彩虹樂團,整個人沈浸在搖滾的世界。」詠晴說。 搖滾曲風散發的魅力,讓詠晴在大學時代和朋友相約組團,並在樂團裡找到真愛——「我是鼓手,而當時的吉他手,十二年後變成我的老公。」 從音樂開始喜歡上日本文化的詠晴,29歲那年決定飛到日本,打工換宿一年。回台灣後,詠晴帶著積累的換宿心得,嘗試經營背包旅館,但不如預期的營收讓她決定忍痛歇業,重回職場。 在宜得利家居擔任廣告行銷的她,忙於步調緊湊的工作,並享受做好專案的成就感。 「完成一支廣告、辦完一場大型活動,這些立即可見的成果,讓我覺得自己很有用。」 癌讓愛重生 某天,來自胸部的疼痛感,讓習慣定期健檢的詠晴覺得怪怪的。 「剛做完檢查兩個月就變成病患,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很難接受。」 打擊詠晴的,除了蔓延至肝臟的三陰性乳癌,還有兩年多來不太順利的治療。復發、抗藥、轉移,得不到成就感的病情,蠶食了詠晴的意志。 當詠晴陷入低潮,相伴多年的丈夫,成為她最重要的支柱。 「他每天都比我早起,也比我晚睡。包辦家事之外,還花很多時間找資料,陪我想辦法走出困境。」 由於丈夫有著實際派的理工男思維,所以儘管興趣相同,但兩人在心靈方面曾無法溝通。詠晴病後,從分享資訊開始,丈夫變得願意和她分享感受。 「以前都是我在講話,他默默地聽,現在我們幾乎無話不談,比從前聊得更多。」 雖然意外因生病更加貼近彼此的心了, 卻仍有個關卡,橫在兩人之間。 接納不對稱的自己 因手術詠晴切除了單側的乳房,這一切,也連帶切除她的自尊。 「我變得不太敢照鏡子,心情不好的時候,連洗澡都不想開燈。」 面對外貌的改變已經很難,更令她挫折的,是原本手術的位置,長出了新的腫瘤,惡化成一個硬幣大、需要每天換藥的開放性傷口。 即使丈夫說沒關係,但詠晴能感受到,在兩人互動時,丈夫經常避免碰觸她的胸口。 「對我們來說,每天一起換藥都是一次練習,練習接納現在的我。」 請拉我一把 悶悶不樂的詠晴試過很多方法,而某次的團體諮商,成為她的情緒解藥。諮商師要每個人在紙上畫畫,再傳給下一個人,大家接力完成這幅畫。 詠晴畫了一棵長在河邊的樹,而樹葉正一片片地飄落,宛如她對自己感到失望的病情。 當詠晴的畫轉了一圈回到手中時,河裡被加上幾條魚、樹上多了紅色的蘋果、還有一個掛著笑臉的太陽。凋零的意象不再,取而代之的是豐富的生命力,以及希望。 「我立刻哭了出來,像是有人在黑暗中伸手拉我一把。」 年輕乳癌的病友社團『花漾女孩GOGOGO』,是扶持詠晴的另一雙手。 「平常沒辦法和親友講的話,在社團裡都能放心地說。她們願意傾聽,而且聽得懂我在說什麼。」 更有彈性的未來 在疫情席捲全球之前,若詠晴的病況穩定,他們夫妻倆偶爾會來一趟很衝的旅行——今天訂機票,明天就飛日本。 「以前的我,不會允許自己浪費時間。」 「現在我常告訴自己不要著急、放慢腳步,說不定有新的收穫。」 『活在當下』成為他們新的生活方式。 彩虹樂團唱的《Good luck my way》,其中有一段我想送給詠晴: 『不論明天會發生什麼,一定能夠通過考驗, 一路跌跌撞撞也是來到這裡了啊 。 Good luck my way ,朝著堅信的道路走吧!』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乳癌 6 months ago
2021-01-04T15:33:40.000000Z

得乳癌怎麼辦?教你快速進入戰鬥模式

醫師:妳今天自己來看報告嗎? Mina:.........。 心理OS:天啊真的嗎什麼是乳癌?為什麼會得乳癌?醫師是不是拿錯檢體我是不是要請假難道我會光頭@#$%^^&(已失控) 一確診心裡超慌張失控是正常的,畢竟誰會在家裡練習得到癌症(攤手,而且癌症那麼多要練習哪一種) 這篇獻給剛確診的妳,不要害怕,我們一起加油吧!(手拉手) 第一步:冷靜接受 我常常告訴自己,如果註定我一定要得一個癌症,那麼乳癌還算是個好選擇。 (1)因為乳房是身體外的器官乃身外之物,就算切除了至少不是重要器官沒立即影響生命的危險 (2)得乳癌的人很多超級多,因此每年都有好多全世界新的藥物新的治療,所以跟其他疾病比起來不用怕沒藥醫。 這時候告訴自己:呼~好險是乳癌 第二步:立刻聯絡保險業務員,確認保單內容。 如果沒有保險確定一下能挪用的存款大概多少? 因為癌症治療金額有大有小,尤其涉及到標靶治療, 並不是期數少就便宜,以現在的健保制度反而更貴, 跟業務員確定: (1)病房可以住多少錢的(因為醫院要安排會問)? (2)實支實付的上限是多少? (3)有沒有其他保險或整筆的重大疾病險? 醫藥費會影響治療方式所以要先知道。 第三步:了解自己的情況,申請病理報告,決定乳房手術與治療的醫院及醫師 別錯過黃金治療期要速速決定。因為已經確診所以表示有做過切片甚至手術, 我申請好幾份病理報告給不同的醫師看過(也要給保險公司), 聽聽其他醫師的想法。 這時候要確定: (1)乳癌分期(分期/種類) (2)標靶/化療/放療(藥物名稱,治療方式與頻率) (3)手術方式:局切/全切/是否重建/重建方式 (4)重要:如果保險條件是要住院才能給付藥費,那要確定醫院能不能讓你住院,有的醫院病房很滿不一定可以安排。 找一個能雙向溝通的醫師非常重要, 有時候就是一種醫師緣,既然決定了就信任妳的醫師。 備註:最好找交通方便的不然治療到後面很累。 第四步:同時決定其他科別的專業資源當妳的後盾(帶完整病歷報告) 乳癌治療是全身性的,(也有聽過乳癌像慢性疾病這樣) 所以很多事情在正式治療之前就要安排好,通常乳外也不會主動提醒因為人太多總是匆忙。 (1)婦產科醫師:如果有生育計劃非常重要,如果要凍卵或凍胚治療前就要完成,之後如果有荷爾蒙治療也要隨時給醫師檢查。 (2)物理治療師:從手術前到手術後能幫忙的地方太多一定要找。 (3)牙醫師:化療時抵抗力下降,要先檢查牙齒補牙拔牙。 第五步:換一張健保卡(加上美美的照片) 全部的治療開始之前,因為我確定以後要常常進出醫院了,所以我趕快把用超久的健保卡拿去健保局換一張。 (1)怕晶片老舊讀不出來 (2)照片真的太醜好像是國中拍的趕快趁機換一張新的 要帶的資料 第六步:吸收相關資訊 可以在各基金會獲得相關資源,像是乳癌防治基金會、癌症希望基金會、醫院的癌症中心等等,很多相關單位都可以獲得相關資源與協助。 第七步:加入乳癌相關的FB社團或是加入病友團體 備註:但是還是要小心謹慎,確定社團內容是否正確; 像會鼓吹妳不要治療或拼命叫你買東西的團體一定是不對的。 此篇獻給剛確診乳癌的妳,不要害怕, 我們一起加油吧!(手拉手)

#乳癌 9 months ago
2021-05-03T15:20:26.000000Z

因為生病讓未來有更多討論。

因為生病讓未來有更多討論 Carol在今年五月發現右下乳房有硬塊,看診時醫生告訴她先追蹤就好。 但是兩個月過去,Carol發現身體越來越不對勁,七月,她到醫院切片後發現腫塊轉為惡性,確診乳癌第一期。 那時她才剛和男朋友在一起,有一個禮拜的時間,兩人每天都抱在一起哭。原本不常去廟裡拜拜的Carol,也因為男友的關係,三天兩頭就會去廟裡祈福。 疾病雖然帶來許多變化,卻也讓他們有更多機會去討論未來。 兩人討論過結婚,也曾短暫分開,反而是男友的弟弟推了一把,問男友怎麼沒有去看她,才讓兩人重新在一起。 Carol生病後,得到男友家人非常多照顧,對方也因為開始協助Carol飲食控管,變得更愛回家吃飯了,「他的家人看見他回家也很開心。」 原本排定在八月第三個禮拜的手術因為遇上Carol生日而延期,生日也很平淡地度過,也沒有大餐慶祝,但Carol透露了那天本來有個驚喜。 「我男朋友本來想在那天跟我求婚,但他太木訥了,不小心講出自己的計畫。」Carol呵呵笑著。 及早發現治療、癌症不可怕 「既然發生了就處理它吧,及早發現及早治療,疾病不可怕。」面對癌症,雖然也有許多心理上需要調適的地方,但是Carol選擇正面面對問題。 手術後少了一邊的乳房,「我沒病,我胸部太大,只是去做縮乳手術」Carol會跟同事開玩笑說。 「我也從心裡慢慢改變,每天告訴自己,我是最漂亮的。」 她也認為疾病是個警訊,除了不再像過去一樣暴飲暴食或喝酒唱歌,面對自己的態度也要改變,以前遇到不開心的事情就會放在心裡很久,「現在頂多放一天,睡醒就沒事了。」 「人嘛,有時候也會有想哭或難過的時候,就哭吧、發洩吧,做能讓自己遠離壞心情的事。」 「我很感謝上天給我這次的考驗,讓我更了解自己。」 不要浪費美好青春 採訪最後,Carol分享了她手術後去眠月線的照片。「這個超可怕的,要爬山壁,回程還下雨變瀑布,爬完手腳都在抖。」 「看到那個路會嚇到連腳都在抖,橋下也是很深的山谷,過橋的時候我都快崩潰了」想到眠月線的中空鐵道,我也不禁感到緊張,「用想像都覺得抖,你們太厲害了。」 「可是上面很美!」Carol跟我說,「而且我在做提升生活品質的事情!」隔著螢幕,我仿佛也能感受到Carol的雀躍。 Carol也提到,她和男朋友約好。要好好治療,希望能在明年四月,一起參加大甲媽祖遶境。 「20歲的我們,即使有不完美的外觀,不要浪費美好的青春,青春就是要吃好睡好玩好過好,這不是我們現在要過的嗎……」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乳癌 6 months ago
2021-05-03T15:19:54.000000Z

經過20年擔心害怕的生活,我決定把胸前的炸彈全部摘除。

以半年為頻率組合起來的20年 Phoebe多年擔心害怕的生活,具體來說是每半年一次的追蹤、等待報告結果、三個月後的回診。 若報告結果出來腫瘤轉為惡性,就要接著辦理請假、手術、短暫的休養,然後迎接下一個半年的循環。 「我以前是護理師,一手術可能就要請一個禮拜到拆線。」 「但傷口不會完全癒合,為了不影響到同事,吞止痛藥還是要上工,工作時總是一隻手去壓著傷口。」 即便如此,半年、三個月頻繁的請假,還是讓Phoebe感受到同事的排斥。 20年擔心害怕的生活,不只是生理上的不舒服,對於下一次報告的不安以及生活工作方方面面的影響,更為Phoebe帶來心理上的煎熬。 每一次的手術,也代表乳房上多了一條新的疤痕。 「年輕時沒有接受身上的疤痕,每次看到就會很煩躁,它們的存在都在提醒我下一次的追蹤和同事的耳語。」Phoebe無奈地說。 因為懷孕而重新意識到健康的重要 Phoebe回憶,即使從年輕時就因為乳房腫瘤的事必須不斷進出醫院,但如同她對於疤痕感到的不耐,生病對她來說仍然是小事。 護理師職業排班時間不固定,為了紓壓,Phoebe即便很累很想睡,還是時常選擇跟朋友出去玩。 亂吃、熬夜,自嘲所有年輕人不正常的行為都經歷過。 Phoebe說:「想想當時我其實是一直在揮霍健康存款,不懂什麼叫做『代誌大條』,講難聽一點就是在慢性自殺。」 一直到懷孕時醫生告訴Phoebe,懷孕會使體內賀爾蒙大改變,對於身體的變化應該更加留意。 意識到自己有了另一個牽掛,Phoebe才開始慢慢注意調整生活的方式。 八點檔的性格遇到兒子就沒輒 癌症治療後,當時3歲的兒子也在Phoebe面對疾病帶來的低潮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Phoebe形容自己的個性有點八點檔,遇到事情時總是會在腦袋裡排練各種高潮迭起的劇情,是兒子將她拉回現實。 「兒子從婆家送回來前我就開始模擬各種狀況,他會怎麼問?會不會痛哭流涕?」Phoebe腦中忍不住奔騰各種可能的狀況。 「結果兒子只問我還需不需要去醫院,因為他想待在我身邊,不想要再去阿嬤家。」Phoebe哭笑不得的說。 之後不論是兒子看到Phoebe胸部上的疤痕問她:「老天爺會把ㄋㄟㄋㄟ還給你嗎?」的童言童語、或是在面臨生活與復健壓力下的情緒低潮,兒子問她「你會因為這個死掉嗎?」,讓Phoebe意識到...... 生活雖然沈重,但能夠活著仍然是最重要的。 一次次模擬的情節,只要一出口就會被兒子打亂節奏。 「是兒子一直把我拉回來。」一邊說兒子有點白目的Phoebe,一邊笑著說。 「孩子是很聰明的,要把他當成一個獨立的個體,他們的想法隨著年齡不斷增長,不用編什麼擬人化的故事。」 「兒子也會意識到我身體不好,跟我說『媽媽那妳就去躺著吧,我會自己完成事情』」 年輕的你可以悲傷,但也請記得面對問題 選擇乳房全切之後,Phoebe的胸前留下了兩條長長的疤痕。但反而讓她萌生正能量。 因為她知道,她總算把胸前的不定時炸彈全部摘除。她再也不用像過往二十年一樣,過著擔心受怕的日子。 Phoebe想對年輕病友說:「面對生病,我們可以悲傷。但是請一定要去醫院,很多問題都是從小問題變成大問題。」 「年輕的你有更多的體力可以去應付疾病,因生病在感情上遇到問題也能幫助你更早知道對方是否適合你。」 謝謝Phoebe的勇敢,與她深刻的分享。 乳癌是否全切沒有對錯,只有是不適合而已:)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乳癌 6 months ago
2021-05-03T15:08:19.000000Z

面對復發,這次的我比較俗辣。

我不是好好的嘛 「我不是好好的嘛。」凱凱在訪談中多次提到這句話。 去年底確診乳癌時,是擔任飛輪教練的半年後。 「那時是我身體狀況最好的時候。」 凱凱在淋巴癌康復後每年追蹤,身體也未感受到其他異狀,在那時候摸到乳房的硬塊更讓她感到難以置信。 這次比較俗辣 「我覺得這次比較俗辣。」凱凱回想起剛確診初期,沒日沒夜哭的日子。 談起第二次罹癌,凱凱並不認為因為過去的治療經驗而變得更加勇敢,對她來說,反而是隨著年紀的增長,而對於周遭有更多顧慮。 「過去我可以面對那些治療,是父母讓我有很大的動力,但現在動力也帶來一層壓力,他們年紀大了,我竟然還在拖累他們,那個心情會很矛盾。」 凱凱也曾以淋巴癌友的身份探望過不認識的癌友,或在粉絲團的訊息當中鼓勵他們,當病友提到化療帶來的不舒服時,鼓勵他們繼續治療。 「但當我現在又變成這樣時,發現我不像自己過去講的一派輕鬆。」 『俗辣』,凱凱不時提到這個詞。 但這次開始能幫助人 即使總說自己變得俗辣,隨著時間的推進,凱凱仍然在疾病中找到自己的力量。 凱凱罹患淋巴癌時,臉書社團還不發達,只能在網路上找到細碎、不完整的資訊。 「當時還看到有網友說淋巴癌能夠活超過十年的人非常少。」 從過去接收資訊,到現在社團的發展興盛,凱凱以自己的經驗,不時在社團裡和癌友們分享,從袖套選用的類型、保養方法到正確運動資訊,對她自己來說,也是轉移注意力的方法。 「過去我鼓勵其他癌友,不會一直叫對方加油,或是要想開一點,因為我覺得這些都是廢話,我們都知道對的方向在哪裡,但你就是沒有辦法往那個方向走啊。 「你也知道要怎麼正向思考,所以我覺得就是轉移注意力。」 「我的經驗有幫助到人家,是讓我覺得生活裡面唯一開心的事情。」 不只幫助別人,提供資訊並接收回饋,在轉移注意力的當下,也幫助凱凱在治療的過程中獲得走下去的力量。 同學都在等我回去 生病也讓凱凱重新意識到,觀照自己的重要性,跟過去淋巴癌同時得到重鬱症相比,她能更快地掌握到自己的情緒,「情緒上雖然不能從負到正,但至少可以從負到零。」 她也在與朋友的對談中重新意識到年輕時做事的衝勁,「我們是不是更應該想做的就不要一天拖過一天呢。」 這樣的心情也反映到她回到工作岡位的期許:「飛輪是教學工作,把我的經驗讓別人學習到,這也是我恢復的動力之一,我想要趕快回去再教。」 「同學很窩心,他們都在等我回去呢。」凱凱說。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乳癌 #淋巴癌 6 months ago
2021-05-03T15:03:29.000000Z

希望自己能盡到生病的價值。

設定目標後就會勇往直前 作為一名模特兒,從照片中不難看出穎立是漂亮的女生,但你看不出來的是她為很多事情努力的樣子。 「我真的是什麼事情都很認真很認真那種。」穎立強調的說著。 為了爭取不同機會努力維持專業和身材,也在每個試鏡、每個台步盡全力、深入研究試鏡的品牌。 「就算試鏡沒上我也不會難過,因為我知道自己對這個面試不是敷衍的。」 對生活也是,喜歡站在舞台上的穎立,從小學芭蕾、高中學國標舞,高中簽下模特兒合約後就開始獨立生活,合約到期後她把下一步、下下一步都規劃好。 「其實當時身體有壓力了但沒有發現,乳癌像是趕快給一個警惕。」穎立回想過去為了追求目標努力不懈,或許默默地影響身體健康。 我的人生退了一大步 直到確診乳癌迫使她不得不停下腳步、甚至往後推了她一把。 「人家說生病就像按了暫停鍵,對我來說卻像是讓我後退了一大步。」說到這裡,穎立紅了眼框。 總是全力以赴的穎立回想開始治療後第一次大哭,是因為生病前曾一起互相加油的朋友,成功申請米蘭簽證,往參加時裝周的夢想更近了一步。 但由於生病必須定期回院追蹤,再加上手術摘除左手臂部分淋巴,無法負重超過五公斤,種種原因都讓穎立意識到,自己必須放棄前往北京當教練的夢想。 「我一直以來都是讓自己在進步的,而且很有計畫的人,我和朋友在共同想要達成目標的路上,半年後他達成了,但半年後的我卻⋯⋯」 接受化療也要盡人事 擦乾眼淚,穎立繼續積極面對癌症。 「一定要盡人事,不做到極限,就不要怨為什麼副作用來到我的身體。」 像是為了避免化療導致末梢神經麻痛,從兩個星期前就開始補充維他命。「後來完全沒有麻痛,我滿感謝自己的。」穎立笑著說。 自嘲是長髮控的穎立說,為了化療剪掉及腰的頭髮雖然讓她捨不得,但她對於化療後開始掉髮卻相對無感。 「我就想說自己好怪喔,為什麼都不難過啊,雖然有試著醞釀情緒,但看到鏡子裡的自己還是笑出來,因為太像帶著禿頭假髮的搞笑演員了。」 明明身在要看外表的行業,卻不在意自己的外表嗎? 「我覺得當一個所謂大眾認定的漂亮的女生挺好,但我覺得不能只是一個漂亮的女生,有內涵有內容才是最重要的,而且頭髮又是會再生的部分,是一時的,所以沒關係。」 讓生病有價值 剛進入化療階段時,穎立拍了一組開始掉髮的照片。 「一開始真的不平靜,後來漸漸調整好心態,正面擁抱自己的新身分」,她也將這組照片放到粉專,分享這幾個月的經歷。 當有粉絲因為家人也要接受化療而私訊穎立,詢問注意事項時,她打了落落長的一段文字,收到回覆後的粉絲向她表示自己很感動。 「我覺得能幫助一人是一個,也希望自己能盡到生病的價值。」穎立堅定地說。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乳癌 6 months ago
2021-05-03T15:00:35.000000Z

媽媽妳是全天下最美的光頭。

2015年,在女兒一歲多時,晴哥發現她會經常性地「頭痛、耳鳴、腳麻」。 本以為是因為高壓的育兒生活的疲憊,造成的不適。去醫院檢查後,竟在腦中發現7x7公分的腫瘤,診斷後決定進行『開顱手術』。 接踵而至的乳癌 — 媽媽妳是全天下最美的光頭 事隔一年,漸漸從手術中復原體力的晴哥,竟然又被檢測出乳癌。   有過醫病經驗的她,本以為會跟第一次治療一樣,手術成功、等待復原,就結束了。沒想到,在第一次打完化療後,晴哥身體產生非常強烈的排斥——全身痙攣,甚至顏面神經失調。   「那陣子真的長得很像佛地魔,我全身的毛都掉光了,包括我的眉毛、頭髮。」   「我那麼注重打扮,當時真的天天都覺得非常沮喪、難過,而且副作用又很嚴重。」   強烈化療副作用帶來的不適,晴哥坦承,她也曾想過要放棄治療。 直到有一天寶貝女兒對著她說:「媽媽,就算妳是光頭,妳也是全天下最美的光頭。」  女兒的一句話,喚醒了晴哥的母性本能——她當下覺得自己必須要學會更加堅強、更加獨立。 「為了陪女兒更久,我一定要撐下去。」 罹癌後重建乳房,她成了一名超模辣媽 在女兒的陪伴和鼓勵下,晴哥順利熬過所有療程。但治療結束後,卻又出現了一項新的選擇題——『是否要進行乳房重建呢?』   許多乳癌治療的過程中,必須切除乳房。因此在痊癒以後,乳房重建與否,會是許多乳癌病患共同的疑問。 晴哥當時在一些乳癌病友社群爬文,想聽聽前輩們的意見。 但她發現,每當年輕乳癌病友詢問起重建乳房的話題時,得到的經常不是建議、而是譴責。   許多年紀較長的病友會說: 「我最討厭有人和我提乳房重建。」 「幹嘛這麼膚淺?妳是要命還是要奶?」 「如果另一半因為妳沒有乳房,而不愛妳。那分手也罷!」 等各種負面回饋。 由從小就曾因為胸部被嘲笑過,晴哥最後還是選擇重建。   在重建後,有次晴哥在粉專上分享她的比基尼照,大秀罩杯升級後的「新身材」,竟意外引起媒體關注。 除了被三立邀請穿著比基尼進行專訪外,又陸陸續續有七八間媒體競相採訪她的故事。 抗癌超模與抗癌勵志作家的誕生 比基尼一照,讓晴哥的故事被大肆曝光,從此她在病友圈中多了一個封號:「抗癌超模」。   如果到晴哥的粉專《鋼鐵晴/抗癌小跪婦》逛逛,一定會看到許多養眼美麗的比基尼照和生活照。 她常常會和大家開玩笑說:「她的自信,來自於乳房重建後的這兩粒。」   這兩粒,得來不易。 建立在高昂的重建手術費、和病友的眼光與社會壓力之上。   但也因為晴哥當初勇敢做出會讓自己快樂的選擇, 她最終鼓舞了許多年輕乳癌病患決定重建、她的故事也為許多病友癌友帶來勇氣與力量。 最近,她還多了一個新的斜槓身份:「抗癌勵志作家」,新書名字叫做『沒有晴天霹靂,哪來的鋼鐵勇氣』。   說到晴天霹靂,我們不禁想和她聊聊婚變一事, 晴哥對此,並沒有著墨太多。   但她說,在經歷了那麼多事情之後,她意識到: 過去那個夢想是當家庭主婦的她,似乎犧牲了自己的全部,在為了別人而活,不論是在感情上、家庭上,還是女兒。   「有一天,我希望能完成女兒從小的願望:出國看雪。」   「而且,是靠著我自己的力量。」   聽著她溫柔卻堅定的語氣,我們知道,她不再是那位每天守在家中、凡事靠別人的太太了,她已經是一位,能堅強走過重大苦難的「人生勝利組」。 就讓我們對這位美麗又勇敢的女性,說一聲:   「哥。」 「妳 超 帥。」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 《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乳癌 #腦瘤 6 months ago
2021-05-03T14:57:59.000000Z

將影響力用到對的地方做良善的事。

江神的行醫風格 一向以「同理病友需求」、「細心解說病情」為人載道。 一般醫院,大多有一套標準的治療流程,什麼情況需要手術、什麼時候才能用藥、 什麼藥要開過刀才可以開給病人,都有一套規則讓醫生們遵循。 但他提到,有時候「規則」,卻不一定能符合所有病友心中的「需求」。 行醫路上的抉擇 江醫師回憶,他曾遇過一位年邁的乳癌病患,堅持不開刀。 對方強烈表態,如果需要動手術才能用藥,那她寧不接受治療。 當時江醫師看看她的報告,再看看一旁心急如焚的病人女兒,深知眼前的病患如果不開刀、也不吃藥,情況會非常不樂觀,命不久矣。 「如果你是我,你是要任由病人放棄治療然後死去,還是打破準則救她一命?」江醫師表情嚴肅地問。 他選擇後者。 同理病人的醫生難題 由於江醫師有時會為病人打破院方的準則,院內有一些醫師,其實對他的做法不太認同。 他說他可以理解其他醫師的疑慮,畢竟大家都有專業的考量。 但他坦承,以病人需求為優先卻得衝撞體制,確實讓他心裡承擔了不少壓力。 江醫師對病人的用心與同理心,很多病友都看在眼裡,都由衷地感激。 也因此江醫師行醫多年以來,除了有「江神」的稱號外,也被病友們叫做「暖醫」。 暖醫稱號的由來 身為一個「暖醫」,江醫師說其實他也只是願意多花一些時間,和病人好好說明她們的病而已。 江醫師說,即便診間繁忙,多年以來他依舊堅持「多說一點」的行醫原則,是因為他的奶奶。 江醫師回憶起小時候,慈祥和藹的奶奶,非常寵愛他。 讀大學時,奶奶的肝發生一些病變,開始長時間養病。離鄉念大學的江醫師,經常掛念奶奶,頻繁地返鄉探望她。 但奶奶的脾氣卻變得越來越差,甚至經常對他破口大罵。 和童年時的溫柔簡直判若兩人 —— 這樣的轉變,讓江醫師開始慢慢疏離了奶奶,甚至不太喜歡奶奶。 如果當時的醫生可以再多說一點 直到奶奶去世後多年,江醫師才在醫學的課堂上學習到:「肝硬化」的病人,體內的毒素會無法被排解, 容易影響腦部引發「肝腦病變」,進而導致脾氣失控——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江醫師當時才恍然大悟,奶奶的轉變,不是出自她的本意、而是因為她的生病。 「奶奶去世那麼久,我竟然是多年後在教科書上看到了真相,才真正對奶奶的離去感到不捨。」 「如果當時醫生有好好說明病情,我就不會誤會奶奶了。」江醫師惋惜地說。 過去的遺憾,因此在日後成了江醫師的行醫準則:「寧可多說,也不要少做。」 將影響力用到對的地方做良善的事 時至今日,江醫師已經是乳癌屆中的權威。 經常受到媒體訪問、上電視節目,他自身經營的社群聲量也很高,發文動輒千人轉發、萬人按讚。 面對自己的影響力,江醫師說他沒有興趣用這些賺取名利。 他只希望透過影響力幫助到更多需要的病友癌友。 他舉例,有一些原本不願意面對乳癌的長輩,是因為看到他上電視,長輩們敞開心房後,才願意走出家門,到醫院嘗試治療的。 「只要可以讓更多的病友,願意出來嘗試治療,哪怕辛苦,我也會更努力地參與、或自己設計更多節目讓病友面對疾病。」 聊到如何幫助病友,江醫師的眼睛,總是閃閃發光。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乳癌 6 months ago

特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