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症

2021-05-03T14:43:01.000000Z

母親的失智症,與我的躁鬱症,或許是這一輩子無法和解的遺憾。

在細膩與浪漫的氣質身後,是她對親人交錯複雜的百味心情——這或許要回溯到母親的失智症與她自身的躁鬱症開始說起。 漸漸變得不太一樣的母親 億玲回憶,從前的媽媽,是一個精明幹練的女人。 但不知從哪天開始,卻突然變了。 「媽媽在晚上,開始會無預警的跑到奇怪的地方後走失。」 「2017年,媽媽在中正紀念堂也迷了路。她穿越整個中正紀念堂,往家越來越遠的方向,最後走到了北一女。」 億玲說母親在整個過程中是沒有意識感的, 甚至不知道自己跨越這麼大的路線。 失智症的確診、家庭的糾葛透過種種跡象,億玲和爸爸反應,「媽媽應該是得到失智症了。」 她的判斷,卻沒有得到爸爸的贊同。 「我爸說不是。他說媽媽會這個樣子,只是因為吃躁鬱症的藥物,劑量太重,導致精神渙散而已。」 因為億玲父親的反對,導致拖了一年後,媽媽才被帶去醫院,確診出失智症。 億玲當下很生氣,覺得爸爸為什麼不接受媽媽失智?要拖整整一年才去看醫生? 從不理解到同理父親 後來,億玲的爸爸,帶著媽媽去大陸旅行散心,一共去了四天。 回台灣後,億玲爸爸有次喝多了,便當著她和弟弟的面,帶著醉意說道: 「直到旅行的第三天,你們媽媽都還覺得自己在臺北。這次,媽媽的病,真的不會好了。」 喝醉後才吐露的真情, 那一瞬間,億玲突然很心疼爸爸。 那時她才理解,爸爸應該是所有人之中,最心疼媽媽失智的。 「他們從高中就認識,他見過我媽很多樣貌,媽媽現在卻變成了這樣,他一定很難過。」 身為病友家屬陪伴者的心靈缺口 億玲坦言,自己會得躁鬱症,應該和媽媽的病有很大的關係。 國小時,億玲有次因為盲腸炎,需要做全身麻醉開刀手術。那時候媽媽卻在生病,沒有辦法來照顧她。 手術結束後,還是爸爸朋友的太太在外面等待,幫她穿上術後內衣。 「這麼私密的事情,應該是自己的媽媽,我信任的人幫我做。為什麼媽媽在我需要的時候,卻總是不在?」 成年後,她才發現自己的心中, 一直有個缺口,無法被填滿。 或許是沒能和母親共同完成些什麼的缺憾、 也或許是沒機會與母親好好對話和解的寂寞感。 用文字慢慢撿拾內心的文學女孩 「有好一陣子,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未來要幹什麼。」 「直到高中,在二手書店偶然接觸到簡媜老師的作品。」 億玲說,作家簡媜老師的故事,深深震撼著她——就像一個標桿立在前方,引導她去做很多事。 對文字特別敏銳的億玲,焦慮的時候,會抄書排解。 她會把之前讀過書裡喜愛的句子,一字一句慢慢校對、抄寫、一直抄到分心為止。 雖然億玲的內心, 或許至今,還是有著充滿遺憾的缺口; 但一談到文學,她在鏡頭下的眼神,就和外頭的陽光一樣,閃閃發光。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躁鬱症 #失智症 a year ago
2021-05-03T14:39:20.000000Z

當失智症降落在一個家庭,你的爺爺不是你的爺爺。

失智的過程 原本爺爺的身體硬朗,雖然已經高齡93歲,仍可以打理自己的生活。但漸漸的,爺爺開始忘記按洗衣機、忘記有沒有吃飯、忘記有沒有吃藥。 原以為這些「忘記」,只是正常的老化現象, 直到去年,爺爺一個人走上國道——成了新聞,上了媒體報導。 小花全家因此被網路公審、被輿論攻擊:『為什麼不看好老人?』 帶爺爺就醫後,經過巴氏量表的檢測,醫生判定,小花的爺爺,有「輕度失智症」。 你的爺爺不是你的爺爺 失智症,讓爺爺的時間靜止在約莫40年前,沒有手機、沒有網路,一碗陽春麵15元的年代。 在過去,爺爺習慣走著固定路線撿發票回家。近幾年,因為電子發票的推廣,能撿的紙本發票變少了,但爺爺撿發票的習慣仍繼續著。 由於失智症導致認知退化,漸漸地,爺爺撿回來的東西,也不再只是發票… 一般輕度失智症到中重度,最快也1~2年,但爺爺退化的速度更快,經常性走失——到派出所尋人開始像跑自家後院......這並非小花家人想要的常態。 他們曾經請過看護照顧,卻被爺爺打跑,因為爺爺認為看護是小偷。 認知混淆,讓爺爺有時也會懷疑自家人偷竊, 甚至產生攻擊行為... 照顧者的身心理壓力 小花有想過讓爺爺到安養中心獲得更完善的照顧,但看過的環境都不理想,就算有屬意的安養院,還有等待期的問題。 在沒有合適的選擇之下,由家人照顧是必然的選擇。 孝順的小花自願協助父母照顧爺爺。但卻沒想到,被照顧者影響照顧者的情緒,遠遠超過她的預期。 小花說,照顧家人的耐心,消磨速度比外人想像中的更快。 善用網路與社會的資源:照顧者喘息服務 因為察覺到自己身為照顧者所承受的巨大心理壓力,小花透過網路,尋找到可以幫助到自己的資源:當我們老在一起的喘息照顧居家服務員。 透過偶爾請人與自己分擔居家照護的重擔,儘管時間短暫,對心理壓力的舒緩,卻非常有幫助。 小花發現,如果照顧者是年紀較長的父母輩,可能會因為對網路工具的陌生,不知道該如何尋求協助,只好繼續承擔身心的壓力。 化照顧者的經驗為夢想的種子 小花說,現在的她,已經不急於逃離照顧者的角色了,反而想著運用這段經驗,找到改善長照現況的契機。 她希望未來可以將自己身為照顧者的經歷,結合數據分析,做一個和老人照顧相關的媒合平台。她說她也還不清楚這個目標,將會怎麼進行,但她希望可以盡一份心力,幫助到更多需要的人。 我們也很期待,小花心目中的照護平台, 在未來可以真的被創造與落實!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失智症 a year ago

特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