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覺失調症

2021-05-03T15:32:21.000000Z

在社會停止惡意前,我們都是一座座失落的孤島。

失調的起點 「其實哥哥不是一開始就這麼奇怪」 十年前,就像《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的應思聰,Vincent 的哥哥也是懷抱著夢想的。 軍校畢業的哥哥,十分熱衷於國際關係的政治文化。並且也有著非常優秀的語文能力,英文跟俄文都學得很好。 從軍隊退伍後,就很積極地準備外交特考。 然而,這並不是一個有著開心結局的童話故事 — 外交特考落榜了。 在外交特考落榜後,Vincent 哥也去應徵了許多工作,卻不斷被不同公司資遣。 在尚未覺察哥哥生病的家人眼中,成了「都三十歲了,連一份工作都做不好的年輕人。」 Vincent 回憶道,哥哥從小就是個滿內向的人,國高中時常在學校被霸凌。 在軍中也因為壓力太大,經常失眠、精神狀態不佳。而這些,或許都成了思覺失調的起點。 失控的生活 除了失眠,Vincent 哥開始會有不安、焦躁的症狀。甚至經常會把工作上的情緒帶回家中,不斷地幻想著有人要陷害他。 在跟親友討論事情時,只要有跟他相左的意見,就會開始很激動。 後來,哥哥腦中的聲音開始讓他的行為越來越失控: 「跟爸爸爭辯後,他會對家裡的門瘋狂敲打; 在澎湖的路上,他曾拿著剪刀跟路人乞討50元; 被地方混混欺負到無可退路時,他把對方摩托車推進海裡反擊。」 逼不得已的情況下,哥哥最終被強制送進了精神科醫院。 『哥哥被強制送醫的當下,你有什麼心情嗎?』我小心地詢問,深怕勾起他不好的回憶。 「其實我覺得是件好事,因為我覺得哥哥需要獲得專業的幫助。」Vincent平靜地答道。 失靈的社會安全網 『在哥哥生病這段期間,你有受到什麼社會上的幫助嗎?』畢竟距離《與惡》播出,已經兩年了,我以為社會上的關注跟資源,應該更豐富了 「沒有。」Vincent毫不猶豫地回答。 不同於《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劇情,Vincent的故事中, 沒有熱心的王赦律師、沒有溫柔的喬平社工師、沒有善良的李大芝。 有的,只有一樣在病床數不足的情況下,讓病況不穩定的哥哥提早出院的精神科醫院。 「這個社會對於精神疾病有太多不認識、太多不理解了。」Vincent無奈地說道。 除了健保給付的藥物跟身心障礙手冊可以請領補助,剩下的都只能靠自己了。 失落的孤島 在認知到這種精神疾患在台灣的窘境後,Vincent 的爸爸詳細地幫哥哥做了照護的規劃。 在財務上,設立了一個照護基金,規劃了 Vincent 哥往後 30 年的生活與醫療的開銷。 為了不絆住 Vincent 的人生,也規劃在爸爸無法照顧哥哥之後,要送去療養院度過餘生。 在生活上,Vincent 爸爸把哥哥的房間做了改建。 封閉了原本房間直接通往家人共同生活空間的門,讓哥哥只能從大門再進到家裡。 不僅將家中的尖銳物品都鎖起來統一保管,晚上也會鎖上哥哥的房門,避免他在夜裡影響到街坊。 最重要的是:爸爸會安排哥哥做家事、遛狗、打掃家裡,以及讀書寫字。 做一些可以簡單地動動腦的活動,讓哥哥維持基本的思考能力,做為復健。 「我們家人能做的,最多也就是這樣了。剩下的只能看他有沒有辦法自己走出來了...」對於這一切,Vincent大概充滿了無奈與感慨吧。 為了保護家人、保護鄰里,也保護本人。 精神患者在台灣目前的制度跟社會氛圍下,成了一座座孤獨的小島。 精神疾患在這個社會中,還需要許多的幫助。 Vincent也在業餘的時間,參與了大學職能治療系、社工系的研究,也接觸了許多病友相關的NGO,盡一己之力幫思覺失調症正名。 陪伴者沒有不努力,沒有故意放任悲劇的發生。 用盡了全力,卻還是成了社會眼中的壞人。 心理疾病不是單純吃藥就會好,需要這個社會更多的包容與陪伴。 希望我們與惡的距離,可以越來越遠。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思覺失調症 6 months ago
2021-05-03T15:30:33.000000Z

為創作而生的靈魂。

畫筆下愛說歷史政治的少女 「我個人喜歡說教、分享自己的想法。」訪談之初尹湘直白地說道。 尹湘在小學迷上了大陸劇後宮甄嬛傳後,開始瘋狂翻閱清朝歷史,再慢慢延伸到中國近代史,為此她甚至加入了政治性 FB 社團,與網友一同批鬥、探討歷史政治事件。 也因此,從小就喜歡畫畫的尹湘,筆下創作常與歷史事件見解、歷史人物有關。 尹湘的夢想是成為職業漫畫家,她在國中畢業後順利地考上了花蓮女中美術班。 然而,似錦的前程卻因重度憂鬱症來臨,產生了變化。 在學校燒炭自殺後 憂鬱症病發是在尹湘高二那年。 尹湘自小由大姑姑扶養長大,高中前,從未與生父母聯繫。 高一時,因為素未謀面的生母突然硬生生地闖入了她的生活,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焦慮、恐懼與悲憤。 尹湘選擇切斷了一切聯繫,並埋藏自己紊亂的思緒。然而事隔一年,那些藏在心底、無形的負面情緒逐漸浮出水面。 「那時候是2018年,壓力大到在學校燒炭自殺。」 自殺未遂而被醫院轉介到精神科,尹湘開始了解並面對自己的病症 — 重度憂鬱症,是必須治療的。 尹湘照著醫生指示吃藥,期待病情的改善。 然而去年11月,在一次的病發緊急送醫,讓尹湘病歷表上又添了另一個精神疾病 — 思覺失調症。 尹湘描述起自己的症狀,整個人的器官像是擬人化般各個分離,有些器官會尖叫、有些器官如大腦會被別人偷走,讓她痛苦不堪。 談到尹湘最終如何接受思覺失調症,她淡淡地說道:「慢慢調適自己的心態,坦然接受生病的事實。」 親人也是第一次學習擁抱精神疾病 「最早任何憂鬱症開始時,與家人衝突還滿大的。」 在病發之初,尹湘雖然都有乖乖吃藥與回診,但因一次的意外病發跳樓, 讓對憂鬱症本感陌生的家人驚慌失措,誤以為吃藥反而加重了病情,因此刻意不讓尹湘就醫與吃藥。 經歷一年的拉扯,家人發現尹湘病情仍不斷復發,才漸漸正視了精神疾病需要治療的事實。 生病的時候,家人也和自己一樣,是第一次面對,也會恐慌、也會不相信,也需要時間慢慢去適應、去擁抱。 「儘管家人現在會說,只要我過得好、照顧好自己,覺得不舒服跟他們講, 要去醫院的時候跟他們講,這樣就好了,不要感到自責,但有時候還是會不好意思。」 但尹湘也表示唯有家人包容、陪伴才能使自己越來越好。 總會找到活下去的理由 憂鬱症曾讓尹湘的自信心支離破碎,但她沒有放棄找回自信。 在今年,尹湘創辦了自己的 Instagram,每天以圖文的方式,分享圖文連載, 如「人人都有精神病」、「憂鬱之窗」,傳達內心想說的話,也意外透過與粉絲們、其他病友的互動漸漸找回遺失的自信。 「我每天規定自己要更新,我要把這個當成一個習慣。每天都想要畫什麼,就會變成活下去的動力與目標」 談論到人生的短期目標,尹湘非常清晰地表示:希望可以漸漸降低對藥物的依賴、可以在即將展開的大學生活中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訪談後,尹湘回傳了一段文字,作為補充:「每個人都有罹患精神疾病的潛能。」 這是她的心理醫生送給她的,而這句話,她也想送給曾經、或正為心理疾病所困擾的朋友。 IG: @xistory.tw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YinXiang.Xistory/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憂鬱症 #思覺失調症 6 months ago
2021-05-03T14:04:49.000000Z

從隱藏到練習坦然,接納自己也接納家庭。

我的媽媽與我的家 從小時候開始,Renee的母親,一直都處在情緒很爆炸的狀態。 她回憶,媽媽其實好像沒有什麼病識感。 狀況不好時走在路上會對空氣咆哮、情緒來時,會對著窗戶大吼大叫。 鄰居曾為此向她們家的窗戶丟東西,試圖制止這樣的情緒鬧劇。 這種不穩定的情況一直持續著,除了鄰里關係外,也一路影響到她的校園生活。 媽媽好像哪裡怪怪的 大概是小學中年級的時候,有一陣子Renee媽媽的狀況也不太好,經常會打電話到學校找老師。 名義上是關心Renee的上學狀況,但內容到後來都是情緒抱怨,向老師述說著自己人生中的各種遭遇。 在爸爸不懂、哥哥與自己也不知道要怎麼協助的狀態下,她的母親,漸漸的只待在家中,鮮少出門。 被強制送醫的母親,外人無法理解的眼光 高二那一年,Renee媽媽的狀況已經到了非常嚴重的境界。 開始會摔東西,有一次還差點跟鄰居起衝突。 後來,里長開始定期到府拜訪,了解Renee家的狀況。 在一次談話中,里長提到有資源,需要的話可以選擇強制送醫。 評估母親與家庭的現況後,Renee和爸爸、哥哥,決定求助里長,將媽媽強制送醫。 「我還記當救護車來的時候,我媽大喊著『幹嘛抓著我』,連住在樓上的外公,也衝下來擋車。」 「在媽媽的親戚眼裡,只看到我們一家人聯合出賣媽媽。」 到現在,這件事還是得不到親戚的諒解。 偶爾還是會聽到長輩說:「你們怎麼會這麼不孝」、「竟然把你媽媽強行送走」這類的耳語。 病友家屬的障礙與心路歷程 Renee的母親第一次就醫後,才被確診為思覺失調症。(過去稱為精神分裂症) 自己「和別人不太一樣」的家庭狀況,其實讓Renee一直以來,都有人際社交上的困難——是高二那年, 接觸到學校的諮商專業,老師帶著她做了許多練習後,才慢慢克服社交障礙。 除了自身情緒外,有時還必須面對親戚的頻頻關心和「下指導棋」——對照護者來說,往往是種壓力。 有時候,問題就是解決不了。 一句「你辛苦了」,反而更能給照顧者帶來心靈上的撫慰。 從隱藏到練習坦然,接納自己也接納家庭 Renee坦承,這中間過程的辛苦,有時連她自己都會驚訝,自己到底是怎麼走過來的。 她也還在練習著接納自己和她的家庭。 我們問她,現在還會害怕跟別人聊起自己家裡的狀況嗎? 「我現在反而希望能夠分享自己的故事,讓社會上更多人可以了解、並同理有類似遭遇的人。」 「因為我不希望有人跟我經歷到一樣的狀況。」 Renee堅定的說。 她想讓更多病友家屬知道,他們並不孤單。 最後她引用來自《脆弱的力量》的一句話: 「但當你成功克服那些脆弱,它反而會成為你最強大的能力。」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思覺失調症 6 months ago

特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