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性腦出血

2021-03-16T10:45:58.000000Z

當諮商心理師也變成了病人時。

當諮商心理師也變成病人時 平常穿梭機構診間,陪伴病患個案的韻如,去年七月因為她的左腦血管破裂,歷經急性小中風——從此,她自己也成為了經常穿梭於診間的病人。 當時腦中的出血,壓迫到了語言與視覺區,導致她像是闖入地球的外星人,無法與人正常溝通,同時右下角的視野也呈現一片漆黑。 「醒來之後,我聽不懂、也無法表達,喪失了語言能力。」 「那些生病之前習慣的東西,一下子都變得不再理所當然。」 從前的那些逞強 大學就讀師大心輔系的韻如,一直督促自己要更努力,必須用更多「親身經驗」來學習同理病人。 因此她從大三,就開始積極參與各式工作坊、跑研討會,為了跳脫出以語言為治療基礎的框架。 對韻如來說,她覺得如果要能幫助病人,就必須有足夠的能力將他們的故事背在身上。 如此密集扎實的學習,到韻如考上心理師正式執業後,還是仍舊持續著。 在生病之後的荒謬標準 「生病之後,我才發現其實我過去非常壓榨自己的身體。」 腦出血急性送醫,雖然暫時終止了韻如原先的高運轉生活,但卻沒有停止她內心追求完美的個性。 「醒來之後,我一直很努力想讓自己趕快變好。」 在加護病房中,韻如做了好多努力, 卻一直達不到自己心目中「好起來」的標準。 「很多人會說我很勇敢,但每次聽到我都覺得:哪有!」 身旁親友的肯定鼓勵,與她總是覺得自己努力不夠的心情,產生強烈的矛盾對比。 「那一刻,我才意識到,自己的標準很荒謬。」 開始練習承接自己的痛楚 有了這樣的自我覺察後,韻如引領自己,用既是病人又是心理師的雙重視角,以一位正經歷重大生理創傷的個案角度,觀看自我。 她才意識到:或許自己一直以來都對自己太嚴格了。 「生病這件事,是一個明確的參照點,讓我看見邏輯上的衝突。」 她發現以前的自己,在追逐完美標準的同時,常常忽略了自己所過做的努力。 這一刻,像是打通韻如心中的一個關鍵樞紐。 即使現在偶爾還是會出現「自己不夠努力」的聲音,她卻能練習去看見自己的付出,以及寬恕自己的失敗。 一位帶著傷的療癒者 「對我來說,我是一位負傷的療癒者。」韻如說。 因為她既是一位透過語言,去療癒個案的心理師;同時,自己也是一位曾真實經歷疾病的個案病人。 在過程中,她說她學習到——重大的疾病,就像是生命中的創傷。 即使過程中有悲傷有難過,也要學習如何去處理傷口、學習在困難中包紮,然後找出這件事情對自己人生的意義。 「意義,只有自己要去找給自己,別人塞給你的就不是了。」 現在的韻如,帶著病癒後新的「意義」,重新走入屬於她與個案的診間,去看見、與相信:每個人都有面對自我生命的力量。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急性腦出血 2 years ago

特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