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症

2021-05-03T15:30:11.000000Z

我渴望成為正常人。

過去,始終納悶為何自己有這樣的人生? 直到他開始剖析自我,直視與同理這些異常,才意識這些都來自於整個家族的相處史...... 關於我的異常爸爸 「我爸爸雖然沒有確診,但他的行為就是怪,常會有許多莫名的妄想」 Cyan 的爸爸,是個很少出門的人,連在家都會緊閉門窗,因為他深信一有疏忽,就會有人害他; 又或走在路上有人與他對到眼,就會開始懷疑是否受到監控。 即使是親近的太太也是充滿懷疑,總認為她有外遇,只要一點風吹草動,就能編造出完整故事, 例如近期家人將結婚,媽媽去見了親家公討論婚禮,也被爸爸說得很難聽。 「說也奇怪,我爸從來沒有像對我媽媽那樣,跟我們小孩相處」 雖然沒被懷疑過,但爸爸對小孩的各方面高度控制,為了讓下一代能出人頭地, 到大學之前,幾乎是不准他們出去玩,能閱讀的書目類型也被限制。 一代影響一代的行為模式 「如果仔細回想,這種相處模式,其實從我爸那輩與奶奶的相處就能看出端倪」 從小爸爸與大姑姑自覺不被母親在乎,認為她最愛的是最小的兒子; 為了博得關注的眼光,姐弟用盡各種方法自我證明,很可惜並沒有成功。 五十多年過去,導致 Cyan 爸現在依然會懷疑自己小時候是否做錯事, 導致自己的母親不關心他,更常困在過往的悔恨中。 而這樣的影響似乎是一代傳一代,因為檢視整個家族相處狀況,Cyan很肯定地說, 同樣被冷落的大姑姑,也是高度控制著表哥表姐們。 害怕自己什麼都不是 親子間高度控制的結果,就是產生不信任,甚至是讓孩子不相信自己。 「我爸的教育,讓我在成長過程中,都不太知道世界發生什麼事」 Cyan說,這種情況在升上高中後越明顯,因為同學更來自四面八方。 擔心被其他人覺得自己很俗,或是看破認為是個差勁的人, 因此他用了許多謊言與浮誇包裝自己,某個程度上,推開了與同儕成為朋友的機會。 「這就像之前有一個說法:冒牌者症候群,我害怕自己什麼都不是」 小時候的 Cyan 其實是語文競賽常勝軍,課業上也都有一定成績, 然而這些成就卻並沒有轉化成Cyan對自我的肯定。 對於要有成就生產力的執著 像是惡性循環一樣,長期害怕與擔心不被信任,為 Cyan 帶來不小的心理壓力與焦慮。 「我需要花很多力氣控制情緒,又容易自卑感,每天都讓我好累,像是大燃燒一樣」 當落入狀態不好的時候,Cyan每天都花許多力氣維持著「正常」的樣子, 否則很容易就崩潰。為了讓別人能夠看見自己的有用,因此他拼命用生產力來證明自己。 「我對生產力這件事很焦慮,只要休息太多,就會擔心自己沒價值」 研究所開始理解原諒自己之後 成長過程中滿滿的自卑與人際挫折,在離家到外地讀書後,才開始有了空間去消化 「剛離家時超不爽,會納悶為何父母給我這樣的人生,幸運的是,讀書與出社會路上,遇到許多支持我的人」 Cyan很真誠的說,小時候確實會恨被爸爸控制,渴望叛逆擁有新生活。 到了大學後,開始有契機認識自己,聽了其他朋友分享自己的家庭故事,才發現有許多大同小異,原來以類似經驗的不只有自己。 再後來,她讀到傅柯的《瘋癲與文明》裡頭有一段寫到: 「其實沒有所謂的正常,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點。」 才意識到並真心相信,也許大家都是這樣吧,而開始釋懷其實沒有所謂的正常。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焦慮症 6 months ago
2021-05-03T15:00:08.000000Z

不寧腿的一天。 — 不寧腿症候群 林庭宇

焦慮症與不寧腿的先後來襲 在2017年底到2018上半年,庭宇正面臨第一次疾病的挑戰,醫生診斷出他有焦慮症加上輕微躁症。 他形容那段時間,他對自己的人生完全沒有任何想像,每天都不知道要做什麼。躁期的時候,他會很開心;鬱期的時候,便會非常難過。 因為飽受躁鬱週期的侵擾,後來庭宇決定放棄貝殼放大1000取6的Offer。 他說面對這樣一個需要高度團隊合作的職位,他不知道自己當時的精神狀況,能不能很開心的和大家一起共事,只好忍痛割捨。 不寧腿的發病與確診 在2018年初,正當工作和焦慮症一切都慢慢的適應與穩定時,庭宇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腳」,也出了一些狀況。 他的腳常常莫名的不舒服,而且會經常不自主地抽動。 在網路上翻遍了所有文章後,他終於從一位北醫醫生的論文中,瞭解到自己應該是得了「不寧腿症候群」。 不寧腿症候群的患者,會有強烈想要動腿的慾望,不動不舒服,坐立難安、休息時症狀會加劇,特別是躺下、坐下的時候。 統計上,大約每 4 個懷孕婦女,就有 1 個出現此症狀。醫學上認為應該與孕期體內缺乏鐵質及葉酸有關,多在分娩後即痊癒。 但庭宇畢竟不是孕婦,不能靠分娩就痊癒。 在經歷焦慮症和輕躁後,竟然又出現不寧腿症候群病症,庭宇說當下他的心情就是: 『天啊,又來了。』 用知識改變困境,幫助父親突破不寧腿迷思 在北醫經過一系列的睡眠治療、電擊測試之後,最終確診了庭宇的「不寧腿症候群」。 在越來越了解這個疾病後,他發現其實有非常多的人,都深受不寧腿的干擾,但卻沒有意識到它是一種病——就像他的父親。 他的父親一直以來,都因為失眠困擾,長期服用安眠藥。 在庭宇了解不寧腿其實多半是跟基因遺傳有關後,才破除了父親「失眠」的迷思:父親長期以為的「睡不好」,或許也是「不寧腿症候群」所導致。 化疾病為志業 由於是極少見的罕病,大部分的「不寧腿症候群」患者,在初期也常常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個病症。都以為只是失眠,而長期服用錯誤的藥物來治療。 吃了錯誤的藥,又豈能治得好呢? 因此庭宇希望可以盡自己的一份心力,幫助和自己一樣的人。 現在的他,除了經營粉專《不寧腿的一天》,透過圖文,科普不寧腿知識外。 他還希望未來能夠找到更實際的方法,像是透過智慧床墊或血液監測等,改善病友的睡眠品質。 目前,他參加了永齡基金會旗下的生醫創新孵化器 — H.Spectrum,是第四屆的學員。 不是醫療背景的他,期望可以透過接觸相關醫病服務的組織、單位,更積極的認識更多醫病相關工作者,一起發揮各自的專業,激盪出不同的想法。 幫助到更多病友:『即便生病了,還是能睡個好覺。』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 《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不寧腿 #焦慮症 6 months ago

特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