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殖細胞癌

2021-05-03T15:21:42.000000Z

De人生的bug,工程師與他的 『生殖細胞癌』。

404NotFound的情緒 有別於過去我們專訪的病友,海豹在面對他的疾病上,沒有太多的情緒,一切就是照著醫生的指示配合治療。 似乎就像是個工程師在移除bug時,那麼地理性、平靜。 那一天,我一如既往的,用起手式開啟專訪的話題: 「請你先簡單敘述一下,當時是怎麼發現這個疾病的?」 :『我2014年11月左右,發現身體不舒服,去掛急診發現的。』 海豹回。 「那確診之後,你都做了哪些治療呢?」 :『我有切除左邊腫瘤、化療、跟幹細胞自體移植。』 「那請問在你治療的過程中,有什麼事讓你印象特別深刻嗎?」 我繼續追問。 :『.......』 :『.......』 海豹陷入了沈思,專訪進入第一次漫長的沈默。 我在電話那頭,屏氣凝神地等待他的回答, 準備好專心聆聽海豹娓娓道來他的故事。 :『嗯.......都還好耶。』 「嗯嗯。」我回應,一邊等待海豹補充更多。 :『.......』 :『.......』 恩?原來他說完了? 「正面或負面的事情,都可以分享唷。」 我繼續引導。 :『.......』 :『應該是達文西手臂吧。』 「嗯嗯。」 果然是電機系,注意的東西果然不太一樣, 我繼續等著海豹和我分享,達文西手臂讓他印象深刻的原因。 :『.......』 :『.......』 「......???」 恩?又說完了???? 不願放棄,我繼續拋出問題。 恩.....不然...這次我試試看從感性面切入好了! 「在面對疾病的時候,有曾經質疑過『為什麼是我』嗎?」 :『沒有欸。』 :『反正遇到了就面對啊。』 (沒了?!) 「那家人有因此擔心,或給你帶來心理上的壓力嗎?」 :『其實家人都很順其自然,沒有給我太多的壓力。』 海豹簡潔、有邏輯的理工式回應, 完全打亂我的專訪節奏。 「那治療完後,有想要做什麼事情嗎?」 眼看這已經是訪綱上的最後一題.... 我手心發汗,希望豹哥可以再多回答一點。 :『.......』 :『恩.......就找工作吧。』 :『還有想要跟其他病友分享我的經驗。』 海豹自始自終都如此精簡答題, 讓我淚流滿面地完成了最後一段專訪。 嗯,不愧是電機工程系。 理性到所有情緒都404NotFound。 相信在社會上,也有著一群病友像海豹一樣 對於疾病沒有太大的情緒、沒有過多的恐慌,就是按照著醫生的囑咐配合著治療。 醫病旅程,不一定要大起大落、撕心裂肺才是精彩。平靜面對、隨性而活,也是種灑脫。 生殖細胞癌在台灣算是罕見疾病,加上發生的部位不同,臨床症狀、治療方式也相當多元。 跟海豹同部位、同樣治療方式的病友,可說是少之又少,所以其實病友們很難找到有相似情況的「前輩」請益。 話少的海豹,最大的願景,就是希望把自己的經歷當作『開放原始碼』 讓有相似疾病的病友可以找他詢問問題,相互交流,彼此支援。 連願望都如此工程師思維,謝謝豹哥,讓我們看見工程師面對癌症如此理性的Debug精神。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生殖細胞癌 6 months ago

特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