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癌

2021-05-03T14:59:28.000000Z

我希望能在我還行的時候,賺足夠多的錢,保護我愛的人。

從生化博士到室內設計師 Joseph創業的故事,要從他在陽明大學攻讀生化博士說起。 他說他幾乎把30歲以前的青春歲月,都奉獻給了中研院的實驗室。 看似穩定,但日復一日單調的枯燥生活,卻不斷消磨著Joseph對生活的熱忱。 多重考量下,他決定離開耕耘多年的生化領域——投入他從大學一直以來的興趣:室內設計領域。 追求夢想的過程你願意付出多少 30歲,才轉職做室內設計師。Joseph說,創業起步的過程,真的十分辛苦。 由於經驗還不夠成熟,人脈也不足以提供他穩定的收入來源——當時他只能積極地把握每項得來不易的工作機會,每個案子都親力親為、追求完美。 2017年,他的眼睛開始時不時地出現火光。但正值事業的快速成長期,也抽不出時間去好好檢查。 直到了2018年,過年時間好不容易可以停下來休息,Joseph才意識到,他的右眼有一半都模糊了。 眼癌的確診 在北榮做完檢查後,Joseph被確診出得了眼癌。 醫生告訴他右眼的模糊,是因為Joseph的視神經盤上,長了「脈絡膜黑色素瘤」。 長期生活一直那麼高壓,Joseph其實一直都有心理準備:「有一天身體一定會出狀況的」——但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 生病後仍寄情於事業 許多人在生了重病後,都會選擇好好休息、追求快樂、完成人生夢想清單。 但Joseph卻始終無法停下工作。 大病初癒後,他又陸續開了一間咖啡廳跟一間AI科技公司。咖啡廳的設計跟裝潢,都由他親自操刀。 「為什麼都生病了?還要一直這樣工作?難道就不能好好休息嗎?」Joseph的選擇,其實讓周遭許多人不解。 但他說自己最大的夢想,就是打造出一個自己的商業帝國。 他質疑,為什麼因為自己的「夢想清單」,和別人想的不一樣,就必須要被別人評斷選擇的對與錯呢? 懂自己的伴侶 把病人當作一般人相處 幸運地,Joseph在生病後,遇到了從來不把他當作病人看待的那個她。 她分享:「最好的陪伴,就是讓Joseph『做自己』。」 他想工作,她就陪著一起去工地、拜訪客戶。 他工作太晚,她就會提議「我們去床上玩手機,好不好?」 而不是斥責他「都生病了還不早點睡」。 她的智慧,讓Joseph不會感到被過度的關心與保護。 在兩人的相處中,Joseph可以繼續做Joseph,而不是一位「眼癌患者」。 生病對工作心態的轉變 在生了大病後,Joseph雖然仍執著於創業與工作,但心態上還是有許多轉變。 從前他追求完美,很多事情都親力親為。 現在,他也開始學會放手,把身上的重擔,分擔給事業上信任的夥伴——讓專業經理人代替他去協助公司的運作。 生化背景的他,其實也研究了很多關於眼癌的文獻。 因此對於自己未來的健康狀況,他心中有著一把尺。 「我希望能在我還行的時候,賺足夠多的錢,保護我愛的人。」Joseph堅定地說。 在生病後,支撐Joseph創造事業帝國的,或許不再只有快樂與成就感,還有他對「愛」的責任感。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眼癌 6 months ago

特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