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動症

2021-05-03T14:06:35.000000Z

「過動症」這三個字,不等於「奇怪的神經病」。

過動症的發現與確診 那一年育如八歲,國小二年級。班導長期觀察,發覺她上課時總是分心,行為舉止和其他小朋友有點不一樣。 對此,老師建議育如的父母,帶她去求助醫師。 「我記得那時候我這麼高,爸爸牽著我。」 育如將手比在腰間,像是回到八歲第一次就醫的視角。 「當時還沒有兒童精神門診,我們是去成大精神科掛號。」 分心不是故意的 到診間後,爸爸和醫生轉述了老師在學校所觀察到的狀態,像是育如上課容易分心、或是經常跌倒等等。 後來經過醫生診斷,確診育如有ADHD過動症。 醫生解釋,會有這些症狀,是源自於患者大腦中,神經分泌的狀態比起一般人更不穩定,而導致注意力與感覺難以統合。 父母欣然接受,也非常堅定地回應老師:「我女兒有過動症,她分心真的不是故意的」。 過動症孩童的困境與難題 家庭的理解,固然很重要——但對她而言,其實在確診之後,才是悲慘的開始。 在轉中年級換教室的那年,爸媽基於好意,在開學前便先行告知新導師育如的病症,和可能會有的狀況。 她說還記得開學當天,新班導以「請她幫忙做事情」的名義,要她先離開教室。 接著,老師就對全班的同學說:「沈育如有過動症,請大家多擔待。」 這句話,徹底影響了她往後在校園的人際關係。 不友善來自於不理解 當然老師的出發點,應該是良善的。但當時老師並沒有向所有小朋友進一步解釋:什麼是「過動症」。 對於十多歲的孩子來說,「過動症」這三個字,代表著「奇怪的神經病」,而不是一個「需要被理解體諒的病人」。 那時候的同學,會嘲笑她,都叫她「外星人」。 成長過程中,這些不友善的對待,一直讓育如在人際關係中感到受挫不已。 不管失敗幾次我都可以再試一次 除了人際關係外,過動症讓她難以集中注意,學習對育如來說也是一大罩門。 小時候的育如,經常質疑自我的價值,覺得自己是浪費氧氣的傢伙,甚至無法列舉出自己的優點。 「當大人說,只要妳努力就可以做到時,我卻怎樣都無法做到。」 但為了想辦法活下去,十幾歲的她,就會開始嘗試和自己對話,叫自己別放棄: 「妳不管試幾次失敗幾次,妳都可以再試一次。」 「沈育如妳就剩下這個東西了,如果這個妳也放棄,妳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幫助別人也療癒自己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在我小時候,很脆弱的時刻,能有個人對我說: 『這不是妳的錯』,那我現在又會是怎麼樣呢?」 時間無法倒轉——但27歲的育如,很確定,她要用這一生來解答這個疑問。 現在的育如,正從事著藥物濫用防治工作。 心理系背景的她,做這份工作的初衷,是想要減少他人的痛苦。 這份使命,不只是育如用親身經驗,溫柔引領著正面對著痛苦的人們; 其實也像是打造一台屬於自己的時光機,回到過去,告訴那個十幾歲,很努力、在哭泣的自己... 『妳沒有錯,辛苦妳了。』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過動症 a year ago

特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