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美

2021-04-01T14:00:19.000000Z

用美醫心的暖醫。

完整到完美的最後一哩路 謝醫師投入醫美市場已經有10多年的經營了,在這之前也在大型醫院的整形外科有過多年的資歷。最為病友所樂道的,是在唇顎裂、正顎、閉合問題、臉型調整這一塊領域的細膩。 乍聽之下,會想說:「醫美不是隆鼻、隆乳、打雷射之類的嗎?唇顎裂、外傷嘴唇、閉合問題怎麼聽起來像是要去醫院處理的問題,而不是醫美?」 許多病友可能因為天生或意外造成的缺陷,在醫學中心獲得了器官上即時的救治,順利恢復了咀嚼、說話的功能。 然而在脫離了生命危險之後,要面對的是回歸社會時,傷疤外觀造成的自信問題與社交障礙。 而謝醫師正是透過醫美,幫助這些病友從功能性的完整, 更進一步達到外觀的完美:「我心中的醫美,不是把人變成另一個樣子,而是幫助他們找回屬於自己的美。」 深夜的小女孩 其中,在謝醫師的執業生涯裡,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小女孩。 在一次的夜間門診快要結束的時候,她來到了謝醫師的診間。帶著的是,嘴唇中間一個深陷的缺口。 第一眼看到這個棘手的缺口,謝醫師仔細地觀察了許久: 翻翻嘴唇查看缺口深度、看看皮膚/肌肉彈性,上上下下看了10來分鐘後,他皺著眉頭思索著有什麼辦法可以幫助這位女孩。 就在他沈默思考的同時,眼前的小女孩卻哭了起來。 『您猶豫了這麼久,是不是這個缺口,沒救了?』 『可是這不是我願意的......。』 『這傷口是小時候被媽媽虐待造成的,為什麼都沒有人可以幫忙我...』女孩一邊啜泣,一邊無助地宣洩著 女孩沒來由的哭泣,讓謝醫師十分錯愕。 一般對於醫美,是種「錦上添花」的期待。然而在這一刻的驚愕,讓謝醫師覺察到了「雪中送炭」的使命感。 看著眼前遠從台東搭車到台中求診的小女孩,謝醫師在內心掙扎了一會後, 決定嘗試幫助她:「因為你的情況比較特殊,給我幾週的時間,讓我好好研究一下治療的方式。我想好治療策略後,再跟妳聯絡!」 『好,我等您的消息』帶著一絲的盼望,小女孩離開了診間。 信賴的產業 在盤點了自己熟悉的技術,以及研究了一些期刊、報告之後。謝醫師終於找到了治療的方向,並制定了兩階段的手術。 手術非常順利,效果也非常好。他們變成了好朋友,互相追蹤了IG帳號。 「在認識XXX之前我的人生是黑白的,在遇到XXX之後我的人生是彩色的」——這句老到掉牙的廣告詞,在女孩身上得到了印證。 在手術之後,女孩的IG上,充滿了色彩繽紛的照片—自信的笑容、出遊的美景、做餅乾蛋糕的歡樂。 對比於手術前黯淡的貼文,終於散發出了她這個年紀該有的青春活力。 「我認為醫美說到底,本質上還是醫療。而醫療,是個信賴的產業」 因為小女孩的信賴,讓謝醫師開始思考。在這樣的商業行為中,有沒有可能找到人性的平衡點? 假的美還是真的醜? 謝醫師希望,「醫美」不僅僅是修復一個傷口、美化一道疤痕,更期許透過「美」來幫助這些受傷的心靈。 「客人總是說,我寧可要『假的美』也不要『真的醜』。 但我們一直在思考,到底是要順從客人, 還是要幫助他們修飾缺點並學習接納,為他們設計出屬於自己的『真的美』。」 「這樣說的好像我們是心理諮商師一樣 哈哈哈哈」謝醫師說完,拍謝的笑了幾聲 就像蔡依林《怪美的》的歌詞: 「聽誰說 錯的 對的 說 美的 醜的 若問我 我看 我說 我怪美的」 打破傳統醫美廣告,洗腦推銷特定樣貌的美。反而希望透過醫療,提供病友自由、舒適、沒有壓力地擁抱真實自我的可能性。 這個理念,是否讓大家對醫美有了更多的認識與想像呢? 未來謝醫師也將與我們都有病持續交流,讓「美」幫助到更多病友!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醫美 7 months ago

特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