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型思覺失調症

2021-05-03T14:49:09.000000Z

小時候,還以為我有陰陽眼。

還以為我有陰陽眼 Shane從5歲時開始就有幻聽、10歲出現幻覺。 「我大概知道,自己會感受到一些別人聽不到或看不到的事物,但我一直以為,是我有陰陽眼。」Shane笑著說。   從小Shane就自認是個努力又認真的人, 幻聽和幻覺,不至於影響她的日常生活——於課業上、滑板社、科展競賽及課外活動,Shane一直都有出色的表現。   但是到高二時,她突然就覺得沒辦法了。 情感型思覺失調 思覺失調症,為大腦在處理思考與記憶的功能損毀,導致患者容易出現幻覺、幻聽,及認知功能的下降。   從「我們與惡的距離」這齣戲,就能窺見一二。   但Shane的狀況,卻又有些不同,她是「情感型思覺失調」。   除了上述的症狀之外,情感型還會綜合憂鬱症或躁鬱症的症狀,而Shane的狀況,比較偏向憂鬱症。 我有時候覺得自己蠻衰小的 「當時最讓我困擾的是我躺在床上沒有辦法唸書。」   「因為我對自我要求很高,不能忍受自己在床上耍廢。我明明手腳沒有斷掉,但就是站不起來、也睡不著。」 「我覺得自己很爛、很廢,怎麼可以這麼頹喪?但當意識到自己真的沒有辦法時,我很生氣、很絕望。」   生病打亂她的人生規劃,後來她休學了一年,復學後考進了志願生科系,一個星期就又休學了。 我永遠沒有辦法想像半年後的我會幹嘛 這些改變,不過是Shane三年間的冰山一隅。   她說從前的自己,是一個有明確人生規劃的人。 但17歲以後,她便永遠沒有辦法想像,半年後的自己會幹嘛。 連自己的髮型都無法預測。   「基本上我的朋友對於我的打扮,已經不會再受到驚嚇了。他們已經習慣我的生活、正在做的事情、或是穿著髮型,都是一直在變動的人。」 變動中的不變,友情無價 講到朋友時,Shane臉上的烏雲瞬間散開。   她說高中休學那年,是朋友們經常找她耍廢、騎車載她出去玩, 她才能找到維持繼續活下去的念頭。   去年7月,Shane覺察自己的精神狀況惡化, 到精神病院住了一個禮拜,朋友們為了能夠輪流陪伴她,還開了一個共用行事曆,將探病時間排得滿滿的,所有時段都有不同人陪伴她。 「我都有點不好意思,大家給我很多愛。」 「一路上從狀況很糟到現在,支撐我到現在還沒有死掉的,是我的朋友們。」  Shane這麼說著時,眼神裡看起來,也充滿著愛。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情感型思覺失調症 2 years ago

特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