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革胃癌

2021-05-03T15:07:58.000000Z

面對死亡給予祝福,是我此生最終的課題。

疫情期間,醫院謝絕訪客,我們透過messenger語音通話,按下交友邀請的兩個月後,第一次聽到彼此的聲音。 原本規劃3月底進行採訪,由於Anka正在進行治療,我們決定等治療副作用沒那麼不舒服時,再討論後續採訪。 「最近我的心理狀態沒有很穩定,這樣還適合嗎?因為覺得自己不是個很勵志的人。」Anka當時透過文字詢問我。 和癌症綁在一起的兩年 Anka告訴我,「小時候跟著爸爸到處去跑攤,擺攤臭臉時沒有人會跟你買東西,必須要維持笑臉,久了就習慣了。」 Anka讓每個人在自己身上得到都開心,但她坦言過去的自己,悲觀而且極度沒有安全感。 2017年,Anka接連遇到阿公和爸爸過世,她從一開始食不下嚥、打嗝需要調整身體角度,幾次看診都以為是胃食道逆流,直到2017年底,才診斷出是胃癌晚期。 「我現在心悸,有點喘,說話會有點慢。」Anka停頓了一下,接著繼續說。 當時癌細胞已經擴散,即使開刀也不一定有效,Anka選擇全身性化療、自費標靶藥物、一年往返日本17次自費做免疫療法,到去年11月開始,使用一次需花費16萬的PD-1。 Anka臉書上有化療後的自拍、日本化療時的出遊花絮、和老公女兒在病房裡搭建帳篷。一篇篇貼文、一則則留言鼓勵,Anka的生活,和癌症緊緊地綁在一起。 我就是一個很平凡的人 不懂老天給我這個疾病的意義 然而兩年多來,即便Anka不斷在治療中尋找痊癒的機會,「但我真的,好痛苦、好痛苦。」 痛苦不只是因為疾病本身,還有周遭的期待,「會有人覺得,我還年輕,為了家人和小孩要拼開刀、拼痊癒,但這種話不是說了就算了,我不想讓別人決定我的生與死。」 痛苦更帶來生命意義的逼問,眼看每一線藥物漸漸對於癌細胞的失控轉移,接而面臨無效或抗藥的消息,「人家都說疾病是禮物,但我一點都不想要這個禮物,我就是一個很平凡的人,我感受不到真諦是什麼。」 電話另一端Anka開始哽咽。 這麼多年來 我第一次能做出我想要的選擇 再次連絡上我,是Anka決定接受共同緩和照護後的20天。 「我在醫院住了20天,我覺得這是我過得最舒心的生活。」 接受緩和照護的Anka跟我分享她的心情。「在這裡我的身心靈被照顧得很好,每天都能笑咪咪的。」 對Anka來說,緩和照護是一種選擇,「選擇不化療是一種選擇,我沒有放棄自己。 我反而是突破逃避現實的狀態,覺得自己可以做很多決定。」 想要穿洋裝、想要套哪雙鞋子,想要接洽哪間禮儀社,Anka的腦中已經描繪好自己想要的身後事。 緩和照護也影響她對周遭的看法,「因為疾病,我重新我愛上自己、愛上老公、愛上孩子,對於團隊、醫院、醫護人員超級感謝,這是我很大的福氣。」 「這兩年我和家人創造很多以前根本沒有想過的回憶,我媽媽不喜歡出國,還因此跟我去日本看煙火祭,」 Anka回想過去兩年身邊的改變,「我的先生也跟公司請假一年陪我,他從不會煮飯到幫我設計菜單,因為我嘗試用各種香料烹調食物唷。」 「我希望家人用祝福跟想念紀念我,而不是可惜的心情,我只是先來佔據一個豪華四合院,相信我們之後還會再見面。」 「面對死亡給予祝福,是我此生最終的課題。」Anka好聽且平靜的聲音從話筒的另一段流出來。 重新回答 不勵志適合接受訪問嗎? 兩個月前,Anka問我自己適不適合採訪,當時我的回覆是 「採訪想要寫出的,不只是堅強樂觀的心靈雞湯,而是與疾病和平共處的靈感和態度。」 不勵志也沒關係,只要自己做出選擇,就是最好的選擇。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皮革胃癌 2 years ago

特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