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帶萎縮症

2021-05-03T14:03:11.000000Z

現在的快樂跟富足,比以前更真切。

唱歌對我來說是存在於世界的意義 「我從小就喜歡唱歌,唱歌對我來說是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意義。」 但熱愛創作的人豪,在音樂這條路上,走的其實並不順利。 在畢業時,父母不鼓勵他往音樂發展、求職時也無法找到相關工作。 最後,他只好先成為一位普通的上班族, 白天賺錢溫飽自己的生活,晚上耕耘自己的夢想。 週末他會到咖啡廳駐唱,都是為了讓自己的歌聲被更多人聽到。 我以為跟以前一樣睡覺起來就好 兩年前,人豪在一次練唱時,發現喉嚨不太舒服。當下他並未多想,認為會像以前一樣,休息一晚就會好。 但一切並未如他所預期的, 「喉嚨很乾、就像被人掐著喉嚨,聲音也開始沙啞,這種感覺一直無法消退。」 去醫院看診後,確診是聲帶萎縮。 聲帶萎縮與創作者的精神壓力 人豪合起手掌,比喻為聲帶。 一般人的發聲,是兩側聲帶緊密閉合;但聲帶萎縮的患者,聲帶鬆弛無法拉緊,他稍微拱起手掌:「這時候講話就會變得很吃力。」 「發生聲帶問題後,我有一年的時間,都不敢唱歌。每天睜眼都想著為什麼要醒來?醒著好痛苦。」 「最嚴重時,只要講五分鐘的電話就會累,我必須分配每天只能講多少話。」 好長一陣子,人豪溝通,都是透過手機螢幕傳達。 例如說買東西和店員說不要加辣、去冰,他都會把需求打在手機上,拿給店員「看」——能少講一句話,就少講一句。 日常生活漸漸變得不方便、與同事朋友的社交也隨之減少。 但最令他害怕的事情,不是與人脫節,而是自己再也不能唱歌了。 聲帶萎縮的治療 值得慶幸的是,發病後一年間試過不同的療程,人豪在2018年4月病情開始好轉。 透過醫生的建議,他嘗試過在聲帶打玻尿酸,也有去上一些幫助聲音復健的課程。 「雖然朋友都說,我現在的聲音已經很像過去的樣子,但是其實我也記不得自己原本的聲音了。」人豪苦笑的說著。 把專輯當作遺願做 去年9月,人豪決定開始做一直以來都想完成的事情:創作一張專輯——並將創作過程,記錄在自己的粉絲專頁假想觀眾中。 「我以前都會擔心做專輯會沒人聽、花太多錢,但我發現這些都沒有比『再也不能唱歌』來得可怕。」 仿佛拋下了過去束縛自己的擔憂,人豪現在以「活在當下」作為生活態度,同時,這也是整張專輯的核心主題。 人豪打算透過這張專輯,寫下生病後的心路歷程,以及那些習以為常卻應該好好珍惜的幸福。 「現在的快樂跟富足,比以前更真切——不只是音樂,還深刻感受到朋友跟家人對我的愛。」人豪笑著說。 推薦你收藏我們都有病的同名書籍:《我們都有病:逃避,有什麼關係?致為病拚搏的年輕世代》

#聲帶萎縮症 2 years ago

特別推薦